再见,查斯特
宋逸 于 2017.08.12 16:48:04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10.00/40

过了一个星期,我才真的敢提笔写Chester Bennington(查斯特·贝宁顿,林肯公园主唱),他的死仿佛一个不真实的梦,一直在一片嘈杂轰响的喧哗中抽象和坠落,一直无法真的让人相信和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曾经两次买了林肯公园演唱会的票,一次演唱会因为Chester的背伤取消,一次是自己临时有事没有成行,没想到竟然就是永别。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像是一个多年没有联系的,曾经在最困难时候朝夕相伴鼓励过自己的老朋友,还来不及告别就传来去世的消息。

林肯公园对我个人的意义远不止是让我拿起吉他的摇滚乐入门导师,《混合理论》、《流星圣殿》这两张专辑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两年,翻来覆去听了无数遍,那些愤怒、反思和抗争是真正的可以激励内心的能量,在假大空泛滥的如今更感到稀有和无价。这种陪伴是无可替代的,这便是音乐最伟大的地方——随着Chester的离世,自己内心的一部分随之也永远地封存和死掉了,音乐再次响起的时候会意识到,那些过去和Chester一起,永不重来。

回头再去听林肯公园的作品,发现一切都仿佛早有预兆,很多出自Chester的词曲竟然真的就像是在暗示甚至明示着这一天的到来。不论是《leave out all the rest》(放下一切)里的“When my time comes, forget the wrong that I've done,Help me leave behind some reasons to be missed”(当我大限将至时,忘掉我的过错,帮我留下一些被怀念的理由),还是《heavy》里的“I keep dragging around what's bringing me down, If I just let go, I'd be set free, Holding on ,Why is everything so heavy”(一路上拖曳着让人疲惫的累赘前进,如果放手便能自由,我仍在挣扎,为何一切都这样沉重无比),现在才发觉这些竟然就是Chester真实的内心写照,林肯公园的歌激励了无数陷入失落和黑暗的灵魂,Chester自己却被更大的恐惧所吞噬而没人能够真正帮得到他。

我无意再去赘述他黑暗的童年和妄自揣测他最终选择自杀的原因,逝者已去,一切定论也不过是徒劳的猜测和怀疑。我尊重Chester的个人选择,只是对林肯公园未来的路感到深深地担忧。毫无疑问林肯公园是一直巨星级的伟大乐队,6次格莱美提名2次获奖,尤其是乐队初期,Chester极具爆发力的嗓音配合标志性地嘶吼,加上Mike Shinoda(麦克·信田)恰到好处的说唱,将nu-metal(新金属)这种并不算是特别主流的音乐风格靠一己之力带到主流音乐市场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他们从来没有满足于自己的成就,永远走在探索和开创的路上。在Chester离世后林肯公园发布的最新声明里,他的队友们沉痛地表达了失去Chester的悲伤,也表明了在迷惘中要继续走下去决心:“对创作和演奏音乐的热情是不会熄灭的。然而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指向何方,但我们知道的是自己的生活因为你而变得更好。”用自己的歌声感动和激励了如此多的人,Chester的一生也算是不虚此行,最后千言万语的感慨也只能汇聚成一句,再见,Chester。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05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