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一首澳门唱给祖国的歌
麦琼 于 2019.05.10 10:46:12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音乐文化随着经济的突飞猛进也得到蓬勃发展,在人们的音乐生活中,歌曲无疑是最重要的艺术体裁。歌曲的创作在中国有着坚实的传统基础,但是受历史条件所限,题材、风格和思想主题、表现形式相对单一。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港台流行歌曲的不断引进和影响下,中国内地的歌曲才真正地全面走向繁荣。流行歌曲、艺术歌曲、群众歌曲、新民歌等,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涌现出数量可观的经典作品。世纪之交,国运更是迎来了大幅度的提升,港澳回归、成功申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加入WTO等,在不断向世界展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的同时,也总是伴随着美妙的歌声。1999年澳门回归,由李海鹰在闻一多的诗歌基础上谱曲的《七子之歌——澳门》,便是对这一庄严时刻的歌颂。在千禧年的世纪之交,这首歌不仅让国人感慨祖国历史的沧桑、沉重,也感受到祖国逐渐强大的自豪感。

  • 澳门回归 应运而生

    《七子之歌——澳门》的曲作者李海鹰是流行音乐文化圈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创作涉猎广泛,既有在大众中传唱的流行歌曲,也有大众熟知的影视音乐,近年更是玩起了交响音乐,将流行与交响结合起来,创立“鹰交响”的文化品牌。不过歌曲创作,仍然是他最被人熟知和深得人心的创作方向。李海鹰的歌曲旋律清新优美,节奏朴实生动,有着自成一体的艺术风格。像《弯弯的月亮》《走四方》《我不想说》《爱如空气》等,传唱度极高,受到广泛的欢迎和喜爱。

    其中《七子之歌——澳门》具有特殊的意义,在笔者看来也是其艺术成就的最高代表。盘点改革开放40年优秀的歌曲创作,此曲当仁不让。

    虽然闻一多的原诗诞生于上世纪20年代,但这一组诗歌无疑是伴随着世纪之交李海鹰谱曲的《七子之歌——澳门》而传遍华人世界的。组诗中的其他几首——《香港》《台湾》《威海卫》《广州湾》《九龙》《旅大》也随之被重新吟诵和歌咏,遗憾的是没有一首如《澳门》般被成功谱曲和传唱。我们知道,《七子之歌——澳门》应运澳门回归祖国这一历史事件(原为中央电视台《澳门岁月》的主题歌),在近乎国家仪式般的集体聚焦中,它以独特的演绎方式,获得人们从情感体验到审美愉悦上的普遍认同。相信作为中国人都会清晰记得那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澳门女孩容韵琳奶声奶气的歌声、澳腔粤韵的咬字,即亲切又有些许陌生,歌声表达的游子对慈母的眷恋、骨肉情深的呼唤,令人动容。

    电视台的直播,外加形式多样的纪念活动,使其立即回响在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然而,我们不能因为这首歌的应运而生,就将其成功归于偶然的运气。被选中作为回归主题歌曲,本就源于它题材契合、音乐质量上乘,最起码在专家系统中得到认可。即使没有上述的歌曲传播优势,作品的内涵与形式,在同类题材中仍然是不可多得的上佳之作。

    儿童口吻 旋律高妙

    《七子之歌——澳门》短小精悍、雅俗共赏,在演唱上朗朗上口、调性明确易于把握,情感表达丰富。它在同类歌曲中有明显的艺术质量优势,易于普及,又可以作为艺术歌曲欣赏。若论歌曲的主题,其实是比较平实的,mi、sol、la、do几个音所结构的民族性音调,并没有澳门味道或南粤味道。但作曲家艺术构思的出色之处在于营造了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情感倾诉,孩子的口吻和气质,用儿童来演唱能产生单纯、真诚的情感品格。这一主题如果用大人的口吻来表达,就显得违和,甚至是单调无味了。

    主歌部分的童声固然是成功的基础,但从音乐旋律的高妙而言,高潮在于副歌的合唱部分。从sol到高音mi的六度,扬起的旋律波浪,是意外的旋律进行,瞬间聚蓄起一种情感力量,一直冲向“生母啊”“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是比较痛快的情感宣泄。然后旋律又在高处向低处迂回,“母亲啊母亲,我要回来”似大海波涛,又像是情感的漩涡,音乐进行到这里,演唱和聆听都会产生强烈的情感波动和投入,扣人心弦。短短的3个乐句(aab),实在是精巧而高妙,在创作中这种画龙点睛的地方极为罕见。“母亲,母亲”,最后作曲家很大胆地、旋即在对母亲的念叨中平静地结束,既没有形成完整的句子,也没有刻意的呼喊,不讲究乐句的工整,却能在音乐的表达中自然而然,也算是神来之笔。

    二度创作 更多可能

    一首好的歌曲作品,当然要看二度创作的艺术处理。《七子之歌——澳门》如果作为简单的齐唱,只用心于粗线条的旋律表现,显然不能体现整个作品的艺术素质。因此,此曲在演唱上需要赋予一定的艺术用心,它的创作构思已决定了演唱上的各种艺术表现可能。这往往也是作曲家和一般爱好者的区别,也是艺术性歌曲与一般群众性歌曲的区别。主歌部分是孩子对母亲的倾诉,童声的运用不一定是容韵琳那样的咬字,但必须是童声的单纯气质。副歌部分,按照歌词的意思是情感的进一步奔涌,但是在这首歌中,作曲家做了较大的对比变化。音乐上需要混声合唱的“帮腔”,用两个和弦做戏剧性的转换。如果在表演的艺术处理中能意识到情感的层次变化与音乐的结构逻辑,运用混声合唱的各种方法(如轮唱营造波澜起伏),可以获得更好的审美效果。做得好,上述所指出的艺术特点才会成为真切的审美感受。

    歌咏情,诗咏志,经由李海鹰谱曲之后,《七子之歌——澳门》将情、意、志融为一体,虽然短小,却淋漓酣畅。闻一多有感于近代中国被西方列强的欺凌,以拟人的手法将中华七子“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的痛切感受,母子分离的忧怀、祖国统一大业的挫折感在诗歌中情真意切地表现出来。但若没有李海鹰的谱曲,它恐怕难以达到目前的文化影响力。有人或指出歌曲整体情绪不够明快,但这首歌曲所要面对的是三百年的历史沧桑,情绪当然不能轻松,否则很难体现这一题材的分量,同时不失其艺术上的个性。

    《七子之歌——澳门》虽然有“澳门回归”的历史性标签,却以情感作为歌词与旋律的连接纽带,甩掉历史性、思想性和地方性的羁绊。曲作者以娴熟聪明的音乐技巧,成就了一首脍炙人口、雅俗共赏的经典。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673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