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同一个世界》:突然涌出,时间的魔法
阿水 于 2020.04.22 09:19:57 | 源自:澎湃新闻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10

2020年4月19日凌晨3:16,《同一个世界:团结在家》线上音乐会开始没多久,老狼发了一条朋友圈,“不如大家各自来一段放上来,come together。”凌晨3:42,他发了第一条视频,弹唱《虎口脱险》。一开始的几小时响应者不多,渐渐人多起来了。到下午三点多,第50位参与者刘耗吹了一段小笛子,吹毕装作慌张的样子耸肩旁顾,中国版的“同一个世界”越来越好玩了。晚上九点多,第100位参与者刘堃抱着吉他翻唱小河《森林里的一棵树》,背景里有咿咿呀呀的童声跟着喝。

在24小时之内,老狼在朋友圈发布了近150段音乐人的15秒视频。最后一条是《独上西楼》,茶叶躺在玻璃杯底,桌上叠着两本书,一本《乌合之众》,一本安东尼·多尔(Anthony Doerr)的《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这是一次完全的即兴之作,没有慈善的目的,无组织,更无商业介入。唱歌的人们自由自在,双刀剁菜作节奏,开几句说唱,擦钵低吟,操合成器;抱吉他的最多,弹钢琴、贝司,玩各种乐器的都有;有崽的带崽入镜,杨嘉松的儿子福仔替爹按品,陶醉闭目。

十五秒够做什么?技术提供便利的记录当下、迅速连接的工具,也切碎时间和注意力,煮喧嚣塞满我们的生活。十五秒的音乐刚入港就已结束,但把碎片拼在一起,加上时间的维度,这幅画真美。

通过朋友圈号召、收集、发布的独特方式决定了圈层的天然存在。很多参与者都不再年轻。1985年Live Aid发生时,他们正当青春,预感到外面的世界很多事情正在发生,辗转获得从未听过的声音。他们第一件拥有的乐器多是吉他,组乐队是懵懂跨出的第一步,人海中寻找同类源自本能的冲动。

三十五年后的今天,少年两鬓白,摇滚乐的春天在这里昙花只一现,民谣的复兴从没走上更大的舞台。这一代人没有追寻到大体育场振臂一呼的盛况,但幸而音乐也没有离开他们。老狼的朋友圈里,这些人因为机缘而“聚首”,彼此紧挨,音乐再次变回一开始好玩的样子。就像是随手给朋友们来一段最喜欢的音乐,后来的谋生和名利都还没有加入游戏。

音乐理想、摇滚精神,现在都没什么人提了。提,显得迂阔,不合时宜。它流入地下却没有消失,在某个特殊的时刻还会闪闪发光地涌出地面,比如现在。音乐理想不用说话,只要每个人发出自己的声音,在人海中听到同类的回应,那么不必表达态度,友善和彼此的支持自现。

在这之后,会有敏锐的人嗅到这个IP的价值。或许一个“真正的”中国版《同一个世界》也将登场,设计精心,博弈流量。老狼朋友圈里的很多人,一定挤不进海报上的明星阵容。记住这股突然涌出的泉水,里面是时间,还有音乐的魔法。

(感谢一衣对本文的贡献)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7.090.037.***
117.090.037.***
发表于2020.04.29 14:21:24
3
03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4.29 09:27:43
2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05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