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了解舒曼
袜子 于 2020.06.13 15:09:01 | 源自: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10

罗伯特·舒曼是浪漫主义的真正实践者,他将文学和音乐结合起来,把音乐作为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在舒曼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诗人和音乐家的双重性,这种双重性在他的童年时代就得以体现。

1810年出生的舒曼成长在一个幸福且富有创造力的知识分子家庭。

在传记文学中,舒曼的父亲奥古斯特被称为“书商”,但事实上,远不止于此。奥古斯特还是一名作家,他所写的中世纪传奇骑士小说在他那个时代非常流行。另外,他通过出版沃尔特·斯科特爵士的德语袖珍版小说和其他作家如歌德、席勒、塞万提斯和拜伦的经典著作发了一笔小财。奥古斯特是一个聪明、勤奋、聪明的男人,也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他培养了舒曼热爱读书和写作的兴趣。

舒曼的母亲是一位音乐爱好者,她时常为孩子们唱动听的歌曲。舒曼很早就显露出音乐天赋,他喜欢用音乐“捕捉人们的言谈举止”,用即兴创作娱乐家人和朋友。舒曼也将这种方式延续到他后来的音乐创作中,比如他25岁创作的钢琴套曲《狂欢节》是由21首简单小曲集合而成的一部作品,这种片段式的灵光乍现和舒曼孩提时代就喜欢玩的即兴游戏颇为相像,而他著名的作品《童年情景》也同样如此。

在进入莱比锡大学之前,舒曼经历了两个悲剧。1825年10月,舒曼29岁的姐姐艾米丽身亡。舒曼的传记作者精神病学家彼得·奥斯特瓦尔德(Peter Ostwald)认为,基于对艾米丽的行为分析,她患有抑郁症或紧张性精神分裂症。艾米莉到底是怎么死的还不清楚,不过自杀的可能性很大。艾米莉离开十个月后,舒曼的父亲在53岁时突发心脏病去世了。亲人的逝去让舒曼和他的家人悲痛欲绝。

1828年3月,舒曼进入莱比锡大学。他的母亲希望他学习法律,但他把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弹钢琴、喝酒、抽雪茄和纵欲上。这一年舒曼开始随克拉拉的父亲弗里德里希·维克学习钢琴。维克当时正在推广他的独创键盘教学秘诀,他用自己的女儿克拉拉“证明”了这种方法的有效性,并决心把她培养成“世界上最伟大的钢琴家”。然而长时间的练习导致舒曼的手指严重受伤。维克对舒曼手指的伤势感到震惊,他担心自己的声誉会受到“损害”,因此维克一直试图和舒曼保持距离。舒曼对此十分沮丧,不仅因为自己作为钢琴家的事业一落千丈,而且还被当初答应将自己培养成钢琴家的那个人拒之千里。

尽管舒曼仍然热爱钢琴,但他转向了创作。受自己狂热喜爱的作家让·保罗的小说《幼虫之舞》启发,舒曼创作了《蝴蝶》这部意识流般的钢琴作品。

  • 1833年对舒曼是非常糟糕的一年,他感染了疟疾,他的哥哥尤利乌斯和嫂子罗莎莉也因肺结核和疟疾而死。据一位传记作家说,舒曼因为在恢复时期酗酒,而且很可能与室友卡尔·冈瑟)和钢琴家路德维希·舒克第一次发生了同性恋关系,这让舒曼的病情康复缓慢,他时常担心自己会发疯。

    好在舒曼后来加入莱比锡一个名为“大卫同盟”的年轻音乐家团体,这帮他减轻了一些精神痛苦。这个俱乐部成为19世纪最重要的音乐团体之一,也让舒曼会成为后来十年最重要的音乐作家和评论家之一。

    舒曼在跟维克学琴期间,认识了当时只有9岁的天才钢琴少女克拉拉。然而,维克这个“准岳父”却是个不容易相处的人,他苛刻、喜怒无常,把精力都集中在女儿身上。尽管他把女儿培养成了杰出的钢琴家,但后来因为舒曼,他和女儿的关系也逐渐恶化了。

    克拉拉声称自己在1833年14岁时就爱上了舒曼,而舒曼对克拉拉的迷恋直到1835年才可能变成“真爱”,那时克拉拉16岁。在此之前,舒曼喜欢的是维克的另一个学生欧内斯廷·冯·弗瑞肯,不过舒曼后来得知弗瑞肯是私生子,这激怒了他敏感的内心,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便结束了这段关系。舒曼著名的作品《狂欢节》的灵感便是来自于弗瑞肯。

    1835年,舒曼和克拉拉的恋爱关系激怒了维克,促使他带着女儿离开了莱比锡。天真烂漫的舒曼本以为维克会欢迎自己做他未来的女婿,可事实正好相反。对于维克来说,克拉拉不仅仅是一个女儿,更是他毕生的心血,是他创造的作品,是他钢琴演奏方法的最好证明,是他未来的回报。维克不能也不愿把自己的生活和女儿的生活分开。在他看来,克拉拉·维克的目标是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音乐会钢琴家,而不是家庭主妇!

    因为与克拉拉分离,舒曼痛苦万分,过度饮酒,并向妓女寻求安慰。他为了维持与克拉拉的关系,陷入了躁狂症和抑郁症。在这段时期,舒曼创作《克莱斯勒偶记》(Kreisleriana)和《阿拉伯风格曲》(Arabesque)等作品,这些音乐成为他当时的情感和个性的“精神日记”。

    为了和克拉拉结婚,舒曼希望能增加收入,于是远走维也纳。他还想方设法为克拉拉在维也纳谋求一个职位,但一切都落了空。克拉拉后来也担心舒曼在莱比锡以外的地方能否过上体面的生活。1838年末,她写信给舒曼,建议推迟结婚的事,直到她挣到更多的钱。1838年至1839年上半年,舒曼经历了极端的情绪波动和创作的亢奋期,随后便陷入了停滞。他经常酗酒,而维克则一直尽其所能把舒曼和女儿拆散,他甚至要剥夺克拉拉的继承权,如果女儿执意要和舒曼在一起。

    于是舒曼请了律师,计划在撒克逊法院起诉维克,并请求法院允许他与克拉拉结婚。克拉拉经历了长久的思想斗争才同意这样做。1839年12月,当双方最终在法庭上碰面时,维克用尽了拖延战术和各种托词,还对舒曼和克拉拉恶语相向,克拉拉对此十分震惊。她在日记中写道,法庭上的那一天永远地切断了自己和父亲的联系。

    1840年,舒曼和克拉拉终于获得了法院的结婚许可。他们在1840年9月12日结婚了,也就是克拉拉21岁生日的前一天。这激发了舒曼的创作热情,尤其是在歌曲创作领域。这一年他创作了140多首歌曲,其中包括最重要的抒情套曲《诗人之恋》和《桃金娘》,还有《女人的爱情与生活》。开始的婚姻生活是幸福的,但是像许多现代人一样,他们也试图平衡忙碌的工作与生活,而舒曼还要学会平衡自己和克拉拉的社会声望不平等带来的失落和痛苦。

    第二年春天,舒曼创作了他一生中四首交响曲的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降B大调第一交响曲》“春天”。这部作品的首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最迷人的部分当属第二乐章小广板,舒曼将它命名为“夜晚”。同年夏天,舒曼创作了《A小调钢琴协奏曲》,这是他唯一一部钢琴协奏曲。1842年下半年,舒曼将作曲注意力转向室内乐,其中《第44号钢琴五重奏》一直是观众的最爱,甚至受到了当时评论家的好评。通过这些作品,32岁的舒曼终于奠定了自己作曲家的地位。

    1843年6月16日,舒曼完成了清唱剧《天堂与仙女》,这是舒曼一生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音乐从一开始就受人喜爱,而且为舒曼带来了国际声誉。然而,接下来的一年,舒曼的精神状况开始恶化,抑郁、焦虑和对克拉拉名声的嫉妒让舒曼产生了头晕、视力受损、不停地颤抖等心理和生理症状,病情导致他不得不退出教学工作,而他也不再致力于音乐杂志,不过他依旧继续创作,甚至经历了一段富有创造力的时期。

    为了治疗精神疾病,舒曼和克拉拉搬到德累斯顿,他听从医生的建议,锻炼、泡温泉,采用催眠治疗,但仍旧无济于事。从1847年中期开始,舒曼与焦虑、压抑的状态进行了漫长而艰苦的斗争。11月4日,门德尔松的死讯沉重地打击了舒曼。门德尔松毫无疑问是他那个时代最有才华、最全面的音乐家,去世时只有38岁。他是舒曼音乐的捍卫者,也是舒曼和克拉拉还有孩子们的好朋友。据克拉拉说,在葬礼后的几个月里,舒曼不停地谈起门德尔松。在舒曼的谈话和信件中,开始充斥着他对自己将要死亡的想法和恐惧。

    1850年,舒曼在科隆被任命为杜塞尔多夫市的音乐总监。克拉拉和舒曼在这座城市受到了热烈欢迎,在那儿过了几年幸福的日子。莱茵河的风景、传说和历史吸引着舒曼,这激发他创作了很多作品,比如《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莱茵”,为小提琴写的一些三重奏以及各种合唱、声乐、钢琴作品。在此期间,舒曼和克拉拉也遇到了勃拉姆斯。这无疑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此后他们开始了一段持久的“友情”。

    作为音乐总监的舒曼并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家。他在表演时经常弄掉指挥棒,于是不得不用一根绳子把它绑在手腕上。在排练时,他也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他无休止地重复某些段落,却没有明确的理由或解释。所以在杜塞尔多夫工作不到两个乐季,舒曼就被辞职了。1852年至1853年,舒曼开始遭受抑郁症的折磨,并伴有令人担忧的神经系统症状,他耳朵里不停地听到一个“A”,舒曼自己说“这个A使我无法说话或思考”。1853年10月,由于无法指挥与小提琴家约阿希姆的一场音乐会,舒曼被辞退了。这无疑是舒曼音乐生涯中最屈辱的一段插曲。

    1854年2月,舒曼产生轻生的念头,他企图跳河自杀,后来被人救起送进了疯人院。尽管人们最初希望舒曼的病情能有所好转,但两年后他还是在精神病院去世了,受梅毒困扰也是导致他精神疾病进一步恶化的原因。

    在舒曼死后,克拉拉成了这个大家庭唯一的经济支柱,她经常举办音乐会来维持生计。几个孩子的早逝也给克拉拉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她与勃拉姆斯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两人在余下的40年里一直尽力传播舒曼的音乐。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034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