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和平、疫情、希望——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幕后往事回忆
王熹璇 于 2021.01.05 15:48:16 | 源自:欧华传媒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80
当维也纳爱乐乐团(以下简称爱乐乐团)在新年音乐会上开始演奏第一首圆舞曲的时候,一种优雅和谐的节日气氛马上感染了全世界千百万的电视观众。然而,新年音乐会的最初起源却是有段鲜为人知,伤心苦难的历史。

81年前,1939年,在第一场新年音乐会前的四个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成千上万的士兵和平民倒下,数十万波兰人被俘。新年音乐会是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违背艺术宗旨和人类良知的卑劣想法之一,目的在于转移民众对纳粹血腥暴行和战争灾难的注意力。就像他不断地制作为法西斯歌功颂德的娱乐电影一样,戈培尔企图通过新年音乐会展现维也纳这个 "乐观、音乐和欢快的城市"。

  • 1938年戈培尔 ( 前中) 陪同希特勒参观侮辱丑化德国表现主义画家的《堕落艺术展览》,希特勒喜欢古典音乐,年轻时在维也纳买站票听了200场古典音乐会。希特勒极端仇视现代派艺术,欲把表现主义画家置于死地,进行打击迫害,表现主义画家被迫流亡海外。
  • 第一场新年音乐会到底是安排在1939年12月31日,还是1940年1月1日,当时有过一番讨论。维也纳国立歌剧院总监,指挥家克莱门斯·克劳斯决定不安排在新年元旦的上午,”因为除夕之夜的庆祝余波会对音乐会的上座率产生不利影响",他担心有些观众会在醉醺醺的状态下来到金色大厅。

    因此,第一场新年音乐会实际上是除夕之夜的音乐会,从那时起,维也纳的音乐家们将崇拜情怀献给了施特劳斯家族。纳粹迅速将新年音乐会 "雅利安化",窃为己有。当局在维也纳圣斯蒂芬大教堂的婚姻登记簿里发现,圆舞曲之王的曾祖父是 "受过洗礼的犹太人"。于是在文件被删除之后,才允许乐团演奏华尔兹舞曲。

    第二场新年音乐会是在1941年1月1日举行,元旦这天去金色大厅过节,欣赏音乐的日子就固定下来了。二战结束后,新年音乐会抛弃阴影,真正回到了音乐世界,成为国际团结与和平的象征。伴随着华尔兹,维也纳人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家园。

    当克莱门斯·克劳斯在举办了13场新年音乐会后,于1954年5月去世时,爱乐乐团很难找到接班人,音乐爱好者们也无法想象其他指挥家能承担如此重任,胜过克莱门斯·克劳斯(1893-1954)。

    1955年1月1日,一位一生从未指挥过的音乐家站在了金色大厅的指挥台上,他就是小提琴家威利·博斯科夫斯基 (Willi Boskovsky ) !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临时救火”,半路出家的小提琴家出乎意料,发挥极为出色,引起一片轰动,他以无比热情的魅力和活力指挥着波尔卡舞曲、华尔兹舞曲和进行曲,把观众不断引向高潮。

    博斯科夫斯基在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指挥的宝座上一呆就是25年,时间比任何人都长,创下记录。在博斯科夫斯基的带领下,1959年,新年音乐会首次在电视上播出,使其成为奥地利的国际音乐会品牌,每年都吸引了更多的国家和观众。这位"站立式的小提琴家"也赢得了世界指挥界的知名度,赞誉有加。

    博斯科夫斯基的指挥生涯后来夭折了,结局显得仓促悲凉,留下遗憾。1979年10月,博斯科夫斯基向爱乐乐团董事会提出请求,希望能有一个人代替他指挥1980年的新年音乐会,因为他在经历了一场肾绞痛后,被医生勒令短期休息。博斯科夫斯基没想到从此永远离开了金色大厅的指挥台。

  • "在经历了四分之一世纪后,爱乐乐团他们甚至没有对我说声谢谢和再见。"博斯科夫斯基痛苦地抱怨道。后来的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克莱门斯·海尔斯贝格在博斯科夫斯基去世后也承认,当年爱乐乐团与博斯科夫斯基匆忙解约的事情确实欠妥,有些冷淡,不近人情。"在与他的个人交往中出现了问题,爱乐乐团肯定是在等待结束博斯科夫斯基时代的机会到来"。然而,告别这事本来可以做得体面周到一些,不至于态度简单粗暴,伤了多年合作的感情。

    博斯科夫斯基并不是新年音乐会上唯一没有受到爱乐乐团善待的明星,小约翰·施特劳斯也有类似的不爽感受。"我要求你明天或者将来都不要参加这些人演奏的音乐会。" 爱德华·施特劳斯在1877年的一封信中呼吁哥哥进行抵制。原因是,爱乐乐团起初拒绝演奏施特劳斯的旋律,因为这些旋律在当时遭到贬低,常常被当作二流音乐看待。在爱德华·施特劳斯的信发出15年后,圆舞曲之王终于被允许用他的音乐,亲自指挥爱乐乐团的音乐会,双方达成了和解。

    自从博斯科夫斯基离去以后,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就由世界上最重要的指挥家担任。新年音乐会的伟大指挥之一,卡拉扬在1987年带领爱乐乐团进入新年。2019年德国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首次登上了新年音乐会的指挥台,当年有90多个国家转播音乐之都的这场音乐会,世界上没有其他艺术活动的观看人数如此之多,新年音乐会在2019年就达到4千万电视观众。

    来源:唱片封面

    新年音乐会除了鲜花,掌声,还得提防被行为艺术劫持干扰的危险。1982年,当洛林·马泽尔为歌剧《温莎的风流娘儿们》序曲举起指挥棒时,不料两个大学生赤身裸体地穿过金色大厅,展开了写着 "维护同性恋人权 "的横幅。但这两个“行为艺术家” 很不走运,在他们表演的过程中,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是国家歌剧院芭蕾舞的画面,电视观众没有看到这幕尴尬好笑的插曲。(本站按:经过我们的确认,1982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下半场第一首曲目确实是《温莎的风流娘们儿》序曲,但电视信号并没有配舞蹈表演,反倒是后面一首《解放玛祖卡波尔卡》演奏时电视画面为事先录制的芭蕾,所以当年的“裸奔”事件多数是发生在第二首曲目,追求人性解放的诉求也正好与曲名相契合)

    新年音乐会演奏的曲目带有皇帝时代的传统特点,奥地利不少职称至今还保留了许多过去的头衔,比如宫廷参议,内阁参议,奥地利人有着浓烈的恋旧情怀。宫廷参议是在1765年女王玛丽亚·特蕾西娅领导下 "发明 "的。"教授 "这个头衔原本是留给大学教师的,当工资过低的文科中学教师要求提高工资时,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做出了一个极具奥地利特色的决定:他以国库长期空虚为由拒绝了这一要求,不过,皇帝还是慷慨授予教师“教授”的权利和头衔。教书匠们对此同样感到高兴,于是有了 "有职称没薪水 "的俗语。

  • 当然,贵族称号历来十分吃香,可以进入皇宫,出入宫廷舞会和沙龙晚宴,靠近皇帝,在社会上张扬显露。随着工业革命的爆发,资产阶级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富裕市民阶层应运而生。从19世纪中叶开始,工业,商业和金融界、文官、军官如果证明自己是王室的忠实效忠者,被皇帝器重看上的话,就会被授予男爵或男爵夫人等世袭头衔。皇帝对艺术家的要求比较严格,他拒绝提升圆舞曲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贵族地位,原因是他在1848年创作了一首《革命进行曲》。一战以后,1919年4月3日,年轻的共和国决定禁止正式使用贵族头衔。

    哈布斯堡皇朝末代皇帝卡尔一世的孙子卡尔·冯·哈布斯堡今年染上新冠,成为了欧洲一大新闻,几个月前,他已隔离治愈,彻底恢复健康。2018年新年音乐会电视直播时,播放了当年夏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演员在哈布斯堡家族狩猎行宫Schloss Eckartsau翩翩起舞的场面,在《南国玫瑰》的舞曲中,这座卡尔一世的皇家最后行宫落下了昔日王朝风光不再,走向末路的帷幕。

  • 《蓝色多瑙河》是新年音乐会上经久不衰的名曲,多瑙河到底什么时候是蓝色的?许多人会认为,小约翰·施特劳斯想用这首曲子向多瑙河倾述爱的宣言,但事实并非如此,恰恰相反,如果说圆舞曲之王对多瑙河有什么感情的话,有人说,那是恨多于爱。

    小约翰·施特劳斯生活的年代,多瑙河经常决堤,没有分流治理,河水流淌沼泽地和草地,经过维也纳,威胁到维也纳人的安全。作曲家在童年时有过这样的经历,当时他和父母及弟弟一起住在维也纳的Taborstrasse家中,由于冰雪融化后,洪水通过窗户流进房间,他不得不连夜和父母搬出去几次。

    当小约翰·施特劳斯在1867年创作《蓝色多瑙河》(An der schoenen blauen Donau)时,他年满42岁,他这时住在Praterstrasse。他坐在钢琴前,写下了这首不朽旋律,成为他一生中迄今为止最伟大的音乐成就,可谓世纪之作。

  • 《蓝色多瑙河》被称为奥地利人的秘密”第二国歌”,当初他受托为维也纳男声合唱协会谱写奉献了这首天才音乐。那时不少维也纳人甚至不知道维也纳就在多瑙河边上,最早的歌词文本里,有一些语句并不抒情雅致的歌词,出自维也纳警官约瑟夫·魏尔之笔:"维也纳人,高兴起来! 哦,为什么?"。

    直到1890年维也纳高等地方法院法官弗兰茨·冯·格纳特写下歌词新文本 "多瑙河,多么蓝,多么亮,穿过溪谷和田野",这段旋律的命运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文字上也有了文学意义。

    维也纳后来开始了多瑙河的整治工程,使之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和市民休闲散步之地,现在的维也纳人明白了为什么要歌颂维也纳的多瑙河了。蓝色充满了想象色彩,多瑙河的蓝色有过争论,1935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维也纳附近的多瑙河每年有6天是棕色的,55天是泥黄色的,其余的38天,49天,47天,24天,109天,37天分别呈现不同差异的绿色,从来没有蓝色的。

    有无蓝色早已不重要了,没人计较,没有关系了,《蓝色多瑙河》这首合唱曲,无论是旧版还是新版的歌词文本,几乎没有人唱过。人们清楚地知道,每当新的一年开启时,《蓝色多瑙河》的动人旋律就会传遍全世界。

    如果你想看蓝色的多瑙河,请到奥地利下奥州的葡萄酒乡瓦豪地区,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多瑙河闪烁着蓝色的光彩。1908年考古学家在那里发掘了距今2万9千年的史前时代女性雕像《维伦多尔夫的维纳斯》,它比巴黎卢浮宫的古希腊雕像《米洛的断臂维纳斯》还要出名,奥地利这尊11厘米高的原始社会生殖女神为后人揭开了欧洲艺术起源的神秘面纱。

    (本文由欧华传媒原创编译,作者王熹璇,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1.01.05 23:00:32
    4
    03
    文化的力量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1.01.05 21:50:14
    3
    101.087.245.***
    101.087.245.***
    发表于2021.01.05 19:53:38
    2
    117.090.038.***
    117.090.038.***
    发表于2021.01.05 19:27:08
    1
    提示
    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1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925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