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ymetal:蘿莉+金屬樂?不,沒那么簡單!
錢戀水 于 2016.08.17 15:32:32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三個少女以“狐貍神”附體的名義憑不知疲倦的舞姿和異常堅定的眼神高舉復興金屬的大旗,背后數位尸臉樂手以技術精湛的器樂演奏昭告這不是一個甜膩的玩笑。開場動畫亦煞有其事地拉開一幅以各金屬大佬陷入戰亂廝殺的末世場景。

這樣典型的日式中二設定讓人啼笑皆非,因為她們冒大不韙想說的是:能從偶像浪潮中拯救金屬的,唯有這三位行“狐貍禮”的金屬少女——Babymetal。

Babymetal在2014年正式踏足海外市場,2016年4月2日登上英國倫敦溫布利體育館時已攀上無數樂隊奮斗多年也不能達到的高峰。這支在很多方面和日本偶像工業背道而馳的樂隊開創了另一條成功道路。她們不依賴握手會、歌迷會、綜藝節目、自媒體等媒介的加持而僅憑一場場200%努力的現場獲得今日成績,又循的是暀熄}花晱~香,在歐美走紅后才紅回日本本土的奇異道路,生生制造了一個非議不斷又像滾雪球一樣仍在壯大的文化現象。

盡管未到過中國,Babymetal已在國內的二次元文化地界和金屬圈成為熱議對象。然而少女的青春短暫,也許來內地時她們已不再是蘿莉。不如先來看看,青春正好的Babymetal是怎么一回事。

“狐貍神”附體的現場

Babymetal的設定初看有點胡鬧,以一位少女主唱、兩位跳舞/尖叫的更加幼齒的蘿莉以及尸臉大叔組成的“神樂隊”攬下J-pop和金屬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風格,又膽敢在執著又專一的金屬黨面前打出“拯救金屬”的名義,難怪指責她們“辱沒了金屬”的聲音源源不斷。

但是金屬也好,J-Pop也好,聽音樂最忌狹隘。拋開陳見,先從一場她們的演唱會開始說起。

對Babymetal來說,錄音室專輯只是未完成態,現場才是可見“狐貍神”附體的唯一場合。

因為出道即規劃好的保持神秘感,靠現場口碑擴大知名度的策略,因此她們無論200人的小型現場還是超級體育場皆投入全副精力。

一場通常一個半小時的演唱會,三位少女基本從頭跳到尾,并且可被證明為真唱(據說早期曾有過對口型),舞步強度極大且每首曲目的風格迥異。

對于非日本觀眾來說,這種和拉拉隊舞的青春強健相似,卻加入大量日本傳統舞步的舞蹈新鮮而有趣。如果歌里有日本民謠元素,她們會來一段拙樸的類似跳大神的舞步,撒嬌少女歌的時候則雙馬尾一甩秀出日本少女偶像的終極秘笈;如果唱的是空手道,那么拳拳到肉絕不是花拳繡腿而是真的格斗技,喊臺下人分開預備作“死晼赤漁伬堎痕蝴頃祕銴嶼鶖,氣勢不可阻擋。

除了舞姿,Babymetal還有主唱中元玲香作為櫻花學院優等生多年練就的穩定唱功,以及四位組成“神樂隊”的日本頂尖樂手貢獻的殿堂級演奏。

她們的現場處處是反差,比方明明是旋律悅耳直白的J-pop音樂,卻大雜燴眾多金屬流派;明明是三位近00后的圓臉少女,卻真的如狐神附體般不知疲倦,小獸樣狡黠靈動又兇猛。因此初時嘲笑她們的設定好像中學生漫畫,卻被現場的凝聚力改寫偏見。

日本音樂工業里誕生的“奇葩”

Babymetal的誕生依托于日本發達的音樂及偶像工業,三位少女亦是從小接受專業訓練的實力選手。

她們以日本文化雜糅的特點為賣點,以獨特的少女崇拜為基礎,又能夠憑所在Amuse事務所的實力得到編舞和樂隊支援,可以說是日本音樂/偶像工業的共同成功。

但是相比從前,這畢竟是一次發于偶然的創新。

制作人小林?原本只是公司派到兒童組的邊緣音樂策劃人,不得志的怪大叔愛蘿莉也愛金屬,遇到年幼的Su-metal(主唱中元玲香)后一個計劃漸漸成型。

最初,Babymetal只是一個訓練藝人的項目,而非商業策劃。三位成員Su-metal、Yuimetal(水野由結)、Moametal(菊地最愛)出生于1997-1999年,是成立于2010年的Amuse旗下櫻花學院的少女組合。

她們早期堅持不走傳統媒體策劃和粉絲經濟等套路,而是唱現場這一最為艱難和古老的道路。

在早期的日本現場,來看蘿莉的大都是宅男。2014年她們涉足海外市場后,卻發現現場來的除了熱愛亞洲文化的宅男,還有大量非粉絲的金屬黨。

他們以“嚴肅狂暴”的姿態進場,卻陷入少女帶來的歡樂海洋。鏡頭掃過一個個歐美金屬壯漢大都笑容滿面,構成一幅奇異景觀。

結果是,2014年Babymetal的海外演出從原定的兩場追加到10場,從原定在Sonisphere音樂節小舞臺臨時應觀眾要求調到主舞臺,現場樂迷達7萬人,巡演途中還被Lady Gaga邀請擔任5天的巡演開場嘉賓。

今年的新專輯《Metal Resistance》的歐美巡演成績更加斐然。以溫布利場為例,一天不到的時間門票即售罄,已不僅僅是可笑的獵奇。

蘿莉的是與非

作為“卡哇伊金屬”的創始人(別笑,這個流派的確因她們而成立),六年來Babymetal遭受的非議和贊譽一樣多。

在哪里都有鄙視鏈,娛樂圈和音樂圈尤甚。宅男文化和少女崇拜一面大行其道,一面為很多人不屑。而金屬樂即使在發源地亦屬小眾,“金屬黨”既然自詡為“黨”,排外、驕傲、孤芳自賞既是標志又是軟肋。

這二者的結合,可想而知會怎樣地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但Babymetal“無中生有”地創造出一個新流派,卻恰好填補了一個空缺。

無論在哪個文化領域,愈專精,則很可能離大部分愈遠,成為曲高和寡的自娛自樂。

在少女偶像制造業中,以AKB48為代表的48系把少女崇拜推上巔峰,而巔峰意味著即將走下坡路。同樣的,金屬在歐美和日本根基深厚,但是不可否認金屬的各大流派都已高度成熟,很難再出現新的東西。于是金屬黨們盡管新作常有得聽,但是大都只是舊的感動。

而對于更廣闊的市場來說,金屬的神秘感、肅穆感、儀式感在別的音樂類型中不常見,少女文化中的美與朝氣也是。二者的互相結合盡管于Babymetal的初期來說只是簡單的疊加,卻因此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就本質上來說,金屬的肅穆大氣暗合日本少女的堅韌和嚴謹,日本少女的甜美活潑又軟化了金屬的狂暴,調制出適合更多人的“蘿莉金屬”雞尾酒。

可惜少女易老

Babymetal走的是新路,因此沒有前路可循。

她們的出道及首張專輯《BABYMETAL》(2014)頗有摸著石頭過河的意思,少女賣萌和各類金屬風格各半,卻誕生了洗耳又不膩耳的“巧克力歌”、“向爸爸要零花錢歌”、“欺凌絕對不行歌”、“晨起元氣滿滿歌”、“4之歌”等標志性歌曲,令苛刻的金屬黨也能原諒里面套路的流行和電音元素。

今年4月,第二張專輯《Metal Resistance》展示了團隊走更純正金屬路線的決定。傳統的金屬流派當道,流行和電音的比例大大降低,惟保留日本民謠的元素和她們標志性的少女嬌嗔式洗腦橋段。

音樂本身來說,開場的《Road of Resistance》很有一支成熟金屬樂隊的架勢;偏前衛金屬的《Tales of Destinies》簡直在炫技,童謠和電吉他平等對話,營造愛麗絲夢游仙境的奇詭體驗;《Meta Taro》營造霧氣彌漫的森林祭神儀式感,好像北歐森林金屬嫁接美少女之首,愛恨皆情有可緣。

相比第一張專輯,二專的每首歌曲風格更統一,金屬味亦更純正,但比如《No Rain, No Rainbow》作為日式抒情歌曲違和地插入,反倒顯得不倫不類。

另一個問題是,除了《Awadama Fever》,彈眼落睛的BM式作品哪里去了?就像少女的保鮮期短暫,少女味十足的歌曲似乎也隨著團員們年齡的增長快要消失。

但是少女確是會長大的呀,如果不以換新成員的方式繼續存在下去,Babymetal終會解散,好像櫻花絢爛一時。但是“蘿莉金屬”卻將繼續存在很長時間,因為事實證明這是一個極大的市場。

如果只是愛這三只,那就要抓緊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23.162.***.***
123.162.***.***
我只想說:西奈~
發表于2016.08.26 08:03:38
3
112.237.***.***
112.237.***.***
恕在下耳拙,實在欣賞不了他們的音樂,真聽不出那里好
剛才在辦公室試聽了一下 趕緊把聲音關小了 生怕別人把我當異類
發表于2016.08.25 11:27:31
2
060.010.***.***
060.010.***.***
這么兇狠的金屬配上蘿莉唱腔還真是需要適應一下,不過想想如果還是獸吼 的話可能也就么有她們的特色了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6.08.18 00:20:38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54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