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貝多芬
hh373 于 2017.07.12 21:42:48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許多人認為,像貝多芬這樣廣為世人所喜愛的作曲家現在一定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了,自從貝多芬在1827年去世以來,他的生活和作品一直是人們探索的內容,好像已經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了。事實上,近年來在有關貝多芬的傳記和音樂作品方面已經出現了許多新觀點、新發現和新的詮釋。那么,什么是新資訊呢?近幾年對貝多芬個人和他音樂的理解到底發生了哪些變化呢?

幾年來所發生的最有意義的一件事,或許要算是伯納德·羅斯(Bernard Rose)拍攝的電影:《永遠的愛人》(Immortal Beloved,1994年)。伯納德·羅斯并非研究貝多芬的專家,這部電影就從貝多芬生活中的一個單一事件入手,那就是貝多芬在1812年寫給一位女性的充滿熱情的信件,這位女性沒有注明姓名,他稱之為“永遠的愛人”。不幸的是,這部電影犯了一個大錯誤,至少它不該把貝多芬的弟媳約翰娜當作貝多芬“永遠的愛人”。因為這封信是給當時住在波希米亞的一位女性寫的,而約翰娜是在維也納,所以這完全是不可能的。這部電影中的景色非常優美,只是任何關注歷史準確性的人都應該避免犯這樣的錯誤。

還有一些比較可靠的研究成果,那就是新出版的幾本傳記,當然了,其中也是有些冒險的性質。大家比較關注的是約翰·蘇赫特(John Suchet)所著的三卷本傳記《最后的大師》(The Last Master)。連蘇赫特自己也說,這是一部“小說式的傳記”,所以這樣一部充滿激情的歷史小說(有人就是這樣描述的),其絕大部分內容是不可能分清楚哪些是事實真相,哪些有虛構和推測的成分。很顯然,書中的對話也有些是虛構的。但接下來的情形會怎樣呢?比如書中說:“貝多芬在為內格利(Nägeli) 創作兩部鋼琴奏鳴曲的同時,還在忙著譜寫一部鋼琴變奏曲,這些作品都是圍繞著完全是他自己創意的一個音樂主題來作曲的一流佳作。”這是嚴重的歪曲事實。當時的瑞士出版商內格利的確是委約并收到了貝多芬的作品,但那是三部奏鳴曲(Op.31),不是兩部。而在貝多芬開始創作奏鳴曲之前,他譜寫的也不是一首變奏曲,而是兩首(Op.34和35)。他把兩首變奏曲放在一邊,直到三部奏鳴曲完成之后才又開始繼續創作變奏曲。其實,他當時已經根據一個富有創意的主題完成了一部鋼琴變奏曲。而蘇赫特倒是沾沾自喜地杜撰了當時的情景,發明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對話。事實證明,要描述像貝多芬這樣一位空前絕后的人物,談何容易。

然而,比較真實的傳記還是有的。比如,戴維·溫·瓊斯(David Wyn Jones)所著的《貝多芬的生活》(The Life of Beethoven)就是特別成功之作,他把貝多芬的生活放在一個大的環境中,非常關注他與出版商、演奏者和贊助人等人的緊密聯系,這樣一來,作為作曲家的貝多芬的每日生活就生動可信多了。我自己撰寫的《貝多芬》一書比較集中地表現了貝多芬的生活與作品之間的關系。我特別信賴那些通過深入研究貝多芬的音樂手稿,特別是通過他作曲的草稿,所收集到的大量傳記資料。比如說,前面提到的那幾部按年代編排的Op.31、34和35,就只能從貝多芬的一些記事薄上找到證據。另一個例子是有關他晚期《降B大調弦樂四重奏》Op. 130中的“抒情曲”(Cavatina)。為了創作出一個開放性的八小節旋律,貝多芬差不多醞釀了近一個月的時間,草稿紙就寫了許多頁。如果不是這樣嘔心瀝血地付出情感與精神方面的努力,貝多芬恐怕很快就會忘記這個樂章的音樂。貝多芬的朋友卡爾·霍爾茨(Karl Holz)后來的敘述似乎是突然為世人帶來了新的光明。如果把對貝多芬的深入研究建立在他所留下的數千張音樂草稿的基礎之上,那么這個傳記性的研究范圍還是非常廣博的。

更進一步說,撰寫貝多芬的傳記有助于我欣賞貝多芬作為偉人的閃亮之處。他在1824年(有報道說,當時他正在努力為內格利給他出版的一本詩集尋找訂戶)寫道:“從童年時代起,我最大的樂趣和幸福就是能夠為別人做些事情。”在1812-15年間,貝多芬參與了許多場慈善音樂會的演出,還從自己有限的收入中拿出很大的數目,幫助有病的兄弟,并在兄弟去世之后支付侄子的教育費用。20世紀的作家們寫出了很多誹謗性的評論,他們常常是嚴重地誤解了貝多芬的行為和意圖,事實證明這些完全是錯誤的。舉個例子,貝多芬的一位同代人曾在1820年給他的信中說揶揄他說:“你今天晚上七點去Haarmarkt附近是不是去招妓啊?”梅納德·所羅門(Maynard Solomon)也是一位貝多芬傳記作家,他的《貝多芬傳》頗受好評(盡管也有些嚴厲的批評),近期還做了修訂。但他把這封信解釋為貝多芬常去招妓的證據(蘇赫特就此做出進一步的發揮)。我自己通過考證發現,貝多芬去Haarmarkt是為了拜訪一位住在那里的從前的贊助人,以便為他的侄子尋求資助。有關貝多芬招妓這件事,我認為絕對沒有確鑿的證據。

同樣的,有關貝多芬與弟媳約翰娜之間的怨恨也是沒有真實證據的。20世紀的一些學者大都是根據貝多芬試圖阻止約翰娜探視她的兒子卡爾,并對她頗有微詞等方面推測出貝多芬對她的憎惡。而貝多芬這樣做,只是因為他覺得約翰娜會對卡爾造成不好的影響。這也不足為奇。西格哈德·勃蘭登堡(Sieghard Brandenburg)近來指出,約翰娜曾因為偷竊珍珠項鏈而犯罪(還不止是大家都知道的挪用家務管理的錢),她在家里偽造了入室行竊的現場,試圖掩蓋自己的行為。而且,至少有五位與貝多芬和約翰娜相熟的人都一直同意貝多芬對約翰娜的評價。貝多芬始終在盡心竭力地養育他的侄子,并使這個男孩遠離他的母親,他的行為都是由深厚的愛意而引發出的,并不是憎恨。

在近幾年對貝多芬傳記資料的考察過程中,人們把最關注的焦點放在了鑒別貝多芬“永遠的愛人”這樣一個難解之謎上。這個神秘的女性顯然是貝多芬最愛戀的佳麗,然而,由此引發的爭議也是如火如荼。人們提出了兩位候選人(約翰娜被排除在外),她們是Marie Erdödy和 Almerie Esterhazy。但這兩位很快就被專家們否定了。與此同時,所羅門在20世紀70年代首次提出的Antonie Brentano似乎成為唯一比較現實的選擇,而Josephine Deym (娘家姓布倫斯維克[ Brunsvik])照理說也有一定的可能性。

用高科技方式對貝多芬的頭發進行詳盡的分析,這件事情在拉塞爾·馬丁(Russell Martin)撰寫的書《貝多芬的頭發》(Beethoven’s Hair)中已經講述過了。這項考察還在繼續著,但目前得出的主要結論是,貝多芬因體內過高的鉛含量而遭受過痛苦。但當時這種程度的鉛含量是否能引起中毒,我們還無法搞清。好像當時含鉛的物品被大量使用著,比如用含有高度鉛的錫鉛材料制造的餐盤和茶杯,鉛質的水管(在軟水地區),“加重的”葡萄酒,以及在油漆和玻璃釉中的鉛含量,如此眾多的含鉛物品都會使人過多地吸收鉛元素,這也是貝多芬生活的那個時代所存在的普通問題。

近幾年最為杰出的貝多芬出版物是由西格哈德·勃蘭登堡編輯的新德文版貝多芬書信全集。此前最好的貝多芬書信集是艾米莉·安德森(Emily Anderson)編輯的英文版本,在此基礎上,西奧多·阿爾布雷克特(Theodore Albrecht)在1996年補充了一些別人寫給貝多芬的信件。事實上,勃蘭登堡的版本在精確度、完整性和數量上,以及非常有用的注釋等方面都遠遠超越了前面的兩個版本。舉個例子來說,有一封寫于1819年的書信,并未標注日期,其中包含了貝多芬當時尚未創作的《莊嚴的彌撒曲》(Missa solemnis)的有關資訊。安德森認為這封信是六月初寫的,而勃蘭登堡發現,貝多芬實際上是標注了寫信的日期,只是這個日期和簽名被收藏者剪裁下來,另外保存起來了。寫信的日期是1819年3月3日,這是有關《莊嚴的彌撒曲》這部作品的最早記錄。勃蘭登堡還做了進一步的考證,他注意到,這部《彌撒曲》最開始是為了慶祝魯道夫大公(Archduke Rudolph)就任Olmutz的大主教,他尋查出了前任大主教去世的日期,那是1819年1月20日,這個日期是所有貝多芬學者們從前都不清楚的。我們現在終于知道,這部卓越作品的構思只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像這樣的具體事例在勃蘭登堡的書中隨處可見,未來的傳記作家們需要謹慎些,不要忽略了這些事實的存在。

有關貝多芬的音樂作品,近來又有什么發現呢?當然了,音樂本身是不會有多少變化的,只是有幾部作品出現了新的版本,最突出的是喬納森·德爾·馬爾(Jonathan Del Mar)在波恩錄制的九部交響曲的新版本。與過去的老版本相比較,新版本的差異相對比較小,只是有些音符上的連線與跳音有點變化,或者偶爾有個值得懷疑的音符得到了確認。這個版本的演奏,其完整的音響效果較前也沒有很大的差異,但對學者們來說這個版本非常重要,因為演奏者們追求的是樂譜極為精準的高水準發揮。

貝多芬的音樂作品也還是有潛力可挖掘的。1999年人們發現了一部只有23個小節的弦樂四重奏作品,這是50多年來首次發現的完全新穎的貝多芬作品。事實上這部作品作于1817年年底,當時貝多芬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作曲了。這是一首精美典雅的微型作品,還包含了一些不斷重復的3小節樂句等非比尋常的獨特風格。有關貝多芬音樂的其他新發現,大多需要進行加工,近幾年來人們最常做的就是在一些片斷或未完成作品的基礎上,用接近貝多芬音樂風格的手法來完成它們。這也是長期以來的傳統做法,只是近年來這樣的增補有不斷擴大的趨勢,而人們可以用來作為基礎的權威性素材的數量卻是少得可憐。這方面最為著名的是由威廉·霍爾斯伯根(Willem Holsbergen) 在2001年完成的《麥克白序曲》(Macbeth Overture),這部作品主要是在貝多芬原創的8小節音樂片斷的基礎上,加上了選自《魔鬼三重奏》(Ghost Trio)的一些音樂動機完成的(三重奏與序曲沒有真正的聯系)。

我自己近年來在貝多芬音樂研究中的最大成果是有關他的民間歌曲。在接近200年的時間里,這些歌曲一直被忽略,或遭到詆毀,甚至沒有人愿意去數一數,到底都有多少首。我通過研究發現,這些歌曲剛好有179首,其中有150首是基于英國民間旋律。它們都包含在已經出版的我的這本《貝多芬民間歌曲集》(Beethoven’s Folksong Settings)中。事實證明,這些歌曲擁有非凡的想象空間,貝多芬顯然是把諸如持續低音、罕見的調式和音階類型等民間音樂的元素與他慣常使用的富有激情和獨創性的音樂動機發展相結合。就富有創意的音樂旋律本身而言,這些歌曲展示出毋庸置疑的精湛優美,在民間元素與古典傳統音樂的融合方面擁有極高的價值。

到目前為止,這本《貝多芬民間歌曲集》中的一些歌曲,特別是那些還不夠流行的作品還從沒有錄制過唱片。然而,DG公司在1997年出版了共計20張CD的唱片套裝,取名為《貝多芬作品全集》,宣稱包括了幾乎所有的貝多芬作品,其實這個版本并不是完整的。馬克·齊默爾(Mark Zimmer)和威廉·霍爾斯伯根目的明確地做出了一個極為重要的拓展,他們建立了一個網站(www.unheardbeethoven.org),專門用來認證并最終用電腦制作出貝多芬創作的那些從前未被錄制的音樂作品中的每一個音符。他們這樣做,可能有些不被理解,但他們已經取得了一些顯著的成就。那些標準作品的各種不同版本,還有貝多芬遺留的那些未完成的作品都包含在這里了,人們還可以在網路上聽到它們的音響。

貝多芬作品的完整形式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因為這個范圍要比大家猜測的寬泛很多。與此同時,對于他的那些眾所周知的作品,諸如William Kinderman 和Leon Plantinga等學者專家們也都在繼續挖掘貝多芬在處理諸如音調、節奏、音樂動機和織體結構等方面的創作時所展示出的純熟精湛技巧的新特色。大家都知道貝多芬是一位偉大的作曲家,而現在我們發現,無論是作為一名作曲家,還是作為一個普通人,他比我們預料的還要偉大。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POWERSHOT A720 IS;焦距=35毫米;光圈=F4.8;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125;白平衡=自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250秒;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10.03.29 13:32:40

貝多芬生平大事記

1770年:作為家里七個孩子中的老二,貝多芬12月17日在波恩接受洗禮,他的母親是烹飪管家的女兒,父親是宮廷歌手和音樂教師。從貝多芬很小的時候起,父親就指導他學習鋼琴和小提琴。

1781年:莫扎特和海頓在維也納的晚會上一起演奏。莫扎特在1885年把他出版的六首四重奏作品(Op.33)熱情地題獻給海頓。

1782年:貝多芬在1778年七歲時第一次作為鋼琴家出現在公眾面前。一年之后,他開始跟隨管風琴家和作曲家克里斯蒂安·戈特洛勃·聶費(Christian Gottlob Neefe)學習。1782年,11歲的貝多芬做了代理宮廷管風琴師。

1790年:德國哲學家伊曼紐埃爾·康德完成了他的《判斷力批判》。

1792年:海頓邀請貝多芬去維也納做他的學生。不久,貝多芬就移居維也納,并在那里演奏了自己創作的《第二鋼琴協奏曲》,還在1795年出版了他的作品第1號:幾首鋼琴三重奏。

1799年:弗里德里希·馮·席勒完成了他的《華倫斯坦》三部曲,描述了華倫斯坦伯爵的落難。貝多芬在他的《第九交響曲》中采用了席勒的《歡樂頌》作為歌詞,表達了他對政治自由的信念。

1800年:在此期間,貝多芬譜寫了他的鋼琴奏鳴曲《悲愴》和《月光》。他一直在與耳疾作斗爭(左圖是他使用過的助聽器),并在1802年寫出的《海利根施塔特遺書》中發泄了他的絕望情緒。貝多芬非常欣賞凱魯比尼的歌劇《兩天》,他開始創作自己的“救贖歌劇”(《菲岱里奧》),兩部作品都是Jean-Nicolas Bouilly 撰寫的劇本。

1804年:當聽說拿破侖稱帝之時,貝多芬在他創作的《英雄交響曲》樂譜上劃去了題獻給拿破侖的字跡,代之以“紀念一位偉人”。

1805年:貝多芬的歌劇《菲岱里奧》在維也納首次上演。創作這部作品的時候,貝多芬正愛戀著他的學生約瑟芬·馮·布倫斯維克(Josephine von Brunsvik)。作品表達了他對已婚情人的敬重。

1806年:Philipp Otto Runge繪制了一幅他父母的肖像畫,非常威嚴生動,卻因留在漢堡而遭到法國占領軍的查封。

1809年:在完成了“第五”、“第六”交響曲和小提琴協奏曲之后,貝多芬獲得了洛勃科維茲和金斯基王子以及他的學生魯道夫大公給予的養老金。

1815年:舒伯特在這一多產的年頭里譜寫出了150首歌曲,他與貝多芬只在1827年見過一次,但他們的墓地緊挨在一起。

1816年:《菲岱里奧》在1814年重新上演,但此時貝多芬不僅因失聰而遭難,還因為他的被保護人卡爾侄子而陷入糾紛之中。卡爾的父親在1815年去世。

1820年:雪萊受希臘英雄的啟發,出版了他的抒情戲劇作品《解放的普羅米修斯》。貝多芬譜曲的芭蕾舞劇《普羅米修斯的創造物》1801年在維也納上演。

1827年:《第九交響曲》在1824年首演。此后,貝多芬在他生命的最后幾年中,致力于弦樂四重奏的創作。經歷了他的侄子在1826年試圖自殺事件的巨大壓力,貝多芬的健康大大衰落。他在3月26日去世。

有關貝多芬的近期評論觀點:

永遠的愛人——貝多芬在1812年書寫的一封未發出的信中,表達了他對一位神秘女性的愛戀。有關這位已婚收信者的確認,為世人留下了一個難解之謎。據推測,她可能是貝多芬的弟媳約翰娜,但現在可以排除了這個猜測,因為這封信的投遞地址是一位波希米亞的女性,而當時約翰娜正在維也納。

貝多芬的頭發——對1994年拍賣的貝多芬的一縷頭發進行科學檢測的結果表明,貝多芬身體中的鉛含量很高,但并不可能引起他的失聰。

貝多芬的通信——對貝多芬書信的重新評估,揭示了貝多芬生活與作品中的一些新亮點。比如說,近期確認的一封特別書信證明,《莊嚴的彌撒曲》是在1819年中一段六個星期的時間內創作的。

新穎的音樂——貝多芬在1817年創作的弦樂四重奏中的一個樂章,到1999年才在Cornwall被發現,其中展示了諸如由3個小節組成的樂句這樣罕見的音樂特征。

民間歌曲集——貝多芬的179首民間歌曲已經被演唱,并且錄制成唱片。這些作品表現出作曲家在把民間音樂素材與音樂的動力性發展相結合的創作中所擁有的無限想象力和非凡創意。

貝多芬其人——最近的研究揭示出貝多芬的人格魅力,包括他為人的慷慨,以及他與被保護人卡爾侄子的關系。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44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