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齊了三個家的羅大佑,逆流而行卻海闊天空
愛地人 于 2017.08.08 15:16:59 | 源自:愛地人的微博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關于《家III》這張專輯,你覺得有必要先介紹羅大佑這個人嗎?

當然,有些過去的事情,倒是可以借助新專輯的發行,來進行一次梳理。《家III》作為羅大佑的第八張個人錄音室專輯,也是他在14年后發行的新專輯。而這張專輯對于羅大佑的歌迷來講,既新也舊。新是因為專輯很新,舊是因為專輯的名字似曾相識,因為在整整33年前,羅大佑曾經發行過一張名為《家》的專輯,而在那張專輯里,則分別有《家I》和《家II》這兩首作品,這么一聯系,《家III》顯然就是33年前那張作品的續作。

同樣的續作、不同的續法。羅大佑的這張《家III》,不同于連續劇的那種續法,只是為舊主題添上一些新故事。這張專輯其實讓我想起了搖滾傳奇David Bowie在2013年發行的專輯《The Next Day》,那張專輯的封面除了一個印有唱片名的大白框之外,完全就采用了他1977年專輯《“Heroes”》的底稿,其中的單曲《Where Are We Now》,更是對36年前經典作品《Heroes》的跨世紀回應。

羅大佑這次的《家III》,與David Bowie的《The Next Day》可以說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樣的續作,卻各自有不同的支點,并且將不變的支點,在置入超過30年的歲月長河后,以近乎實驗的方式,呈現出歲月洗禮之后的新色彩。唯一不同的是,David Bowie選擇以柏林晪@為支點,而羅大佑卻用“家”這個更小的單位作為支點。

其實,家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最重要的單位,甚至是許多傳統文化的一個支點。所以,羅大佑看似選擇的是一個小單位,但同樣是一個大世界。更何況,只要聽過羅大佑經典作品《家I》和《家II》就會知道,同一個主題同一個字,在他的兩首作品里,卻是并不相同的方向,前者是美滿安康的大家庭,后者是溫馨浪漫的小家庭。這其實也就是羅大佑所說的“一個人的一生會有三個家”的其中兩個,即“父母給我們的家”,以及“自己終于成立的家”。

只是,在羅大佑創作《家》這張專輯時,“自己終于成立的家”雖然被寫了出來,但在現實中卻沒有完成,而“我們自己出外去追尋的那個家”,也因為“人生積分”不夠,所以無法“兌換”一首完美的作品。直到33年后內外因的條件成熟,才最終集齊了三個家,并為“家”這個主題,劃上一個圓滿的圈圈。

所以,羅大佑的《家III》,注定不會是一張普通流行音樂專輯,你同樣不能用旋律是不是口水、編曲是不是國際化、曲風有沒有多元化、歌詞寫的是不是接地氣這樣的標準來要求這張專輯。傳統詞曲唱意義上的解讀,對于這張專輯并沒有太大的意義,《家III》這張專輯主要要聽的,還是在音樂上一向大鳴大放的羅大佑,如何在六十耳順的年齡,寫出一張回歸“家”這個主題的專輯。畢竟,這在華語樂壇歷史上,似乎都沒先例,就像羅大佑最早在東南亞地區發行《羅大佑作品選》時,華語樂壇還沒有一個歌手,發行過名叫“作品選”的專輯一樣。

《家III》從基調上來講,顯然是一張收遠大于放的專輯。即使羅大佑曾經是個批判歌手,但在不同的年齡,批判的方式會有不同,人生的傾注角更會有不同。《家III》三頭一尾三首歌曲的四個版本,其實都是在以不同的主題和視角回歸。

《同學會》在羅大佑整個創作史上,都是一首非常“另類”的作品,以“同學會”這樣家長里短的內容做主題,似乎很難和曾經那個習慣大主題的羅大佑印象沾邊,在鄉村民謠韻律動聽的推進中,羅大佑甚至回到了“風花雪月之,嘩啦啦啦乎;所謂民歌者,是否如此也”的臺灣校園民歌時代。“突然想起起初手牽手那個畫面”來的比較突然,卻絕對算不上突兀,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有時候一個人在過盡千帆后,往往會發現最初的人生,才是最簡單最珍貴。

《致觀音山》雖然和《鹿港小鎮》早已經不是同一種表達方式,但主題其實同樣歸于一致。如果說《鹿港小鎮》在故鄉的背影中,寫的還是傳統與現代的沖突,那么《致觀音山》則是回到原點的一次重新撫摸,也是“我們自己出外去追尋的那個家”后的回歸,那種猶如游子返鄉、白頭歸家的歷程,如果沒有一種更包容的審視、更寬容的心境,簡直會讓人懷疑你是不是回到了一個假的家。

《童話愛情》聽起來像情歌,卻是羅大佑獻給女兒的情歌,在歷史上,羅大佑曾經給愛人、情人、山河、歲月,甚至風塵女子都寫過情歌,但給女兒寫情歌倒還是第一次。“相依為命”和“一言為定”的用詞,也讓人看到羅大佑最柔軟的一面。而專輯同名主打曲《家III》,“采樣”了《家I》的段落,最后則在“告解”的轉折后,落筆在“一顆不變的心”,“家”的主題也就此變得琠w,羅大佑用盡半生的“實驗”,也以確定劃上了句號。

當然,一個變得平和的羅大佑,并不代表他從此就成為家庭婦男,只享受他慈父般的平常人生。作為一個幾乎把音樂當成事業全部,以及充滿責任感的音樂人,即使以家作為創作的支點,羅大佑依然不忘將小家延伸至大家的范疇,這樣拉長的時空,也讓《家III》注定不是一張完全小家碧玉的專輯,而同樣有著大時代起落的印跡。這樣的內外呼應、大小互動,反過來也讓“家”這個主題變得具體并立體。

《握手》和《沒有時間》兩首作品,都是切入時代的作品,主題和內容都和互聯網時代的人情淡薄及科技化有關。而這一切同樣似曾相識,因為這一切的場景,似乎都在《未來的主人翁》這首歌曲里,曾經做過預言。這兩首歌曲里的主角,何嘗不正是當年羅大佑所說的“你我的人情味卻變得越來越薄”的延續,以及“電腦兒童”的成人版嗎?想讓顧及小家的羅大佑變得“盲聾”?很難!

《你準備要活兩次》和專輯唯一一首臺語歌《人生愛繼續》,都是不同的作品、近似的主題,前者代表掙扎,后者代表新生,整體都趨于勵志的方向,只是由羅大佑唱如此勵志走向的歌,聽到的依然不是簡單的正能量,而是高低起伏、波詭云譎的精彩戲。但在這個時代,以羅大佑這樣的歌者,來唱出《人生愛繼續》和《你準備要活兩次》這樣主題的作品,不僅更有說服力,也真是能夠在一個消極的時代,帶來更多積極的能量。

其實,《家III》既是羅大佑的個人專輯,但也是一張開放性的羅大佑專輯。武雄在《人生愛繼續》里的執筆,《沒有時間》和《家III》里合唱團的加入,都讓羅大佑的個人作品,走出個體發聲的局限。比如在《家III》這首作品里,就很容易想起曾經的《海上花》等歌曲,羅大佑更像是一個指揮,在指引著音樂與歲月的雙重遞進。

而雖然已經過了實驗各種曲風的創新年紀,但《家III》的音樂制作卻同樣不單調,甚至配合各種曲風,還有著駕輕就熟后的妥當與貼切。《同學會》里的鄉謠,就像《鄉路帶我回家》那樣貼題;《致觀音山》里的弦樂加南美節拍,雍容典雅且帶有歲月的回響;《人生愛繼續》里的臺語搖滾,讓人重回那個蒸蒸日上的八十年代,也算編曲賦予了作品一種寓意;《北西南風》有著和《亞細亞的孤兒》近似的節拍,音樂編排的相近,其實也是作品的一種呼應;《沒有時間》里的音樂劇模式,以極具張力的舞臺感,將作品主題以一種魔幻現實主義的方式呈現,戲劇性也增加了理解力。

曾經,在華語樂壇還是一片鶯歌燕舞的時代,羅大佑以自己獨特的震振聾發聵,帶著大家走向一個全新的世界。如今的羅大佑,則在這個激流多變的時代,用自己音樂、思想、閱歷的沉淀,回到了人生的根源、音樂的初心,演繹出退一步海闊天空的新傳奇。這樣的逆流而行,何嘗不是一種引領。

羅大佑帶著《家III》回到了家,此時的你又在何方?你可以做的是,在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在線聆聽音樂教父羅大佑延續33年更深沉的領悟,及更細致的音樂,感受羅大佑13年的立新創作。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89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