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查斯特
宋逸 于 2017.08.12 16:48:04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40

過了一個星期,我才真的敢提筆寫Chester Bennington(查斯特·貝寧頓,林肯公園主唱),他的死仿佛一個不真實的夢,一直在一片嘈雜轟響的喧嘩中抽象和墜落,一直無法真的讓人相信和接受這個可怕的事實。曾經兩次買了林肯公園演唱會的票,一次演唱會因為Chester的背傷取消,一次是自己臨時有事沒有成行,沒想到竟然就是永別。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失落,像是一個多年沒有聯系的,曾經在最困難時候朝夕相伴鼓勵過自己的老朋友,還來不及告別就傳來去世的消息。

林肯公園對我個人的意義遠不止是讓我拿起吉他的搖滾樂入門導師,《混合理論》、《流星圣殿》這兩張專輯陪我度過了最艱難的兩年,翻來覆去聽了無數遍,那些憤怒、反思和抗爭是真正的可以激勵內心的能量,在假大空泛濫的如今更感到稀有和無價。這種陪伴是無可替代的,這便是音樂最偉大的地方——隨著Chester的離世,自己內心的一部分隨之也永遠地封存和死掉了,音樂再次響起的時候會意識到,那些過去和Chester一起,永不重來。

回頭再去聽林肯公園的作品,發現一切都仿佛早有預兆,很多出自Chester的詞曲竟然真的就像是在暗示甚至明示著這一天的到來。不論是《leave out all the rest》(放下一切)里的“When my time comes, forget the wrong that I've done,Help me leave behind some reasons to be missed”(當我大限將至時,忘掉我的過錯,幫我留下一些被懷念的理由),還是《heavy》里的“I keep dragging around what's bringing me down, If I just let go, I'd be set free, Holding on ,Why is everything so heavy”(一路上拖曳著讓人疲憊的累贅前進,如果放手便能自由,我仍在掙扎,為何一切都這樣沉重無比),現在才發覺這些竟然就是Chester真實的內心寫照,林肯公園的歌激勵了無數陷入失落和黑暗的靈魂,Chester自己卻被更大的恐懼所吞噬而沒人能夠真正幫得到他。

我無意再去贅述他黑暗的童年和妄自揣測他最終選擇自殺的原因,逝者已去,一切定論也不過是徒勞的猜測和懷疑。我尊重Chester的個人選擇,只是對林肯公園未來的路感到深深地擔憂。毫無疑問林肯公園是一直巨星級的偉大樂隊,6次格萊美提名2次獲獎,尤其是樂隊初期,Chester極具爆發力的嗓音配合標志性地嘶吼,加上Mike Shinoda(麥克·信田)恰到好處的說唱,將nu-metal(新金屬)這種并不算是特別主流的音樂風格靠一己之力帶到主流音樂市場并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而且他們從來沒有滿足于自己的成就,永遠走在探索和開創的路上。在Chester離世后林肯公園發布的最新聲明里,他的隊友們沉痛地表達了失去Chester的悲傷,也表明了在迷惘中要繼續走下去決心:“對創作和演奏音樂的熱情是不會熄滅的。然而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指向何方,但我們知道的是自己的生活因為你而變得更好。”用自己的歌聲感動和激勵了如此多的人,Chester的一生也算是不虛此行,最后千言萬語的感慨也只能匯聚成一句,再見,Chester。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02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