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拉蒂:低音炮,高音炮,砰砰的真炮
賈曉偉 于 2017.12.21 14:41:11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錄制發燒碟聞名的美國水星公司,2015年推出了一套53張的盒裝片(珍藏系列3),可謂匈牙利裔美國籍指揮大師多拉蒂的回顧大展,有近20張唱片列入其間。此前,聽過不少他的錄音,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鳥》,斯塔克的德沃夏克《大提琴協奏曲》,勛伯格、韋伯恩與貝爾格的維也納樂派作品集,都是多拉蒂在水星公司的名版,也是1990年代我與樂迷重要的集體記憶之一。那時追唱片、看音響不亦樂乎,任憑低音炮、高音炮火力全開,近乎要成為聲學研究者與攢機工匠才算了事。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多拉蒂錄了真炮版,砰砰的聲音像為一代人的發燒經歷喝彩。其后煙花飄散,新游戲與新魔術登場,又像是以禮炮為歲月送別。

當年北京多家音響器材店多為技術狂與頑主簇擁。據說音樂“發燒”這一套從1980年代的香港開始,沿著廣州北上,一度在北京云集到新街口一帶,店鋪鱗次櫛比。多拉蒂的唱片無疑是試機的王牌之選。那張唱片封面的黃色大炮,讓人難忘。我當時還不太適應這種迷狂,燒錢式的標榜與附庸風雅混合在樂迷群落里,多拉蒂的指揮美學是什么,自然被忽視了。他在美國打造了一支名聲不大的明尼阿波利斯交響樂團,用火爆的音效讓人對其刮目相看。當時認識一位款爺,平時玩各種模型——今天無人機的前身,空閑下來聽音樂。除了多拉蒂等人的名字外,他對音樂文化不僅知道得甚少,也沒興趣。可一旦說起砰砰炮聲,玻璃瓶碎地的錄音,他就昏沉里復活,眉飛色舞,口若懸河。至于多拉蒂今生最大的成就——錄制了海頓交響樂全集這回事,他不關心。我甚至懷疑他知不知道海頓生活的年代與國別。當然,歷史的風云際會里,奧地利與德國之間的關系也太亂了。

在唱片業幾乎要打包出賣也乏問津者的今天,清理多拉蒂的音樂遺產,其實是水星公司的責任與自救之舉,同樣也給評論者一個問號:多拉蒂真的就是一個追求表面音響效果的大師嗎?其實,并不盡然,這涉及很多個層面。簡單說來,美國樂迷的欣賞口味與歐洲人不一樣,多拉蒂的指揮美學在美國大獲成功,在歐洲這一套就不行,歐洲人會覺得他空洞,肌理太粗。再一點,是美國古典樂壇的匈牙利裔群體存在,他們控制了多個樂團,以萊納為最成功的范例,多拉蒂步其后塵,都以音響效果著名。還有,這些東歐指揮大師一致推崇聲音線條的剛硬,作品里氣魄的宏大,是貝多芬主義與瓦格納主義的潛在傳播者,因此才會有索爾蒂畢生打造《尼伯龍根的指環》這等范例。相反,西歐人心緒的宏大一面已經開始解體。

多拉蒂早年跟隨巴托克與柯達依學習,在布達佩斯音樂學院畢業后,曾到奧地利的維也納大學研修哲學。深重的奧地利情結以及維也納情結,恐怕是他錄制海頓交響樂全集,并以指揮勛伯格、韋伯恩、貝爾格作品聞名的原因。一個人的創造,究其根本還在于作品深處的哲學基礎,這是其美學枝葉與風景深處的根莖。多拉蒂的熱烈與力度追求,有時比德奧指揮家還要德奧,這可以從他在水星公司錄制的勃拉姆斯交響曲里得到驗證(他分別與美國的明尼阿波利斯交響樂團、英國的倫敦交響樂團合作,在1957至1963年間錄制,并于1996年出版)。兩張唱片是這套水星珍藏系列的領銜,我聽完后,還是被其火力震撼。

1975年,多拉蒂近七十歲時出版了自傳《七十年的足跡》,回顧自己的一生,尤其是早年與巴托克等大師的交往,讓人讀來津津有味(我讀到過一些譯文片段)。他與索爾蒂一樣功成名就,其中寫年輕歲月的經歷,可以與索爾蒂的回憶錄兩相對照,只是一個在美國,一個在英國,指揮經歷在美國與英國之間卻互有交集。大約二戰之前,匈牙利的音樂人就開始在西歐與美國四散,更遠的到了南美。

從數量上看,錄制了幾百張唱片的多拉蒂堪稱翹楚。他以曲目的廣泛見長,一度是水星公司的掙錢依靠,也是各大發燒榜單的常客。但我覺得不能輕易拿他與西歐指揮大師相比。那是兩個系統,兩種美學。他是美國的英雄,超級成功。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01.182.120.***
101.182.120.***
發表于2017.12.21 19:36:25
2
10

此帖使用VIVO X20A提交
發表于2017.12.21 15:09:37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52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