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樂評人的2017年度專輯,你聽過幾張
阿水 于 2017.12.22 15:00:51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2017年的各大歐美音樂榜非常年輕,或許是樂評人們想用年輕血液沖淡不快的社會氛圍,新人帶來新希望。

綜合《Pitchfork》《Slant Magazine》《Vulture》《紐約時報》《NME》等外媒的年度榜(加上一點私心),做成這份年度歐美專輯榜單。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Higher Brothers上了《Slant Magazine》榜單23位。入榜理由是:他們的處女作《Black Cab》滿載人人皆能接受的beat和flow,但歌詞涉及中國文化的細節。國外樂評人聽不懂普通話更不懂成都話,還不是因為馬思唯酷似Kendrick Lamar的少年Q彈嗓音和中國好奇。可以聽完Lamar聽Higher Brothers,深潛十日,一朝出水。

1. Kendrick Lamar - DAMN.

感官為血肉,思考為骨架。換句話說,Kendrick Lamar給你Hip-hop的零門檻享受,同時保有領你到高處一覽眾山小的氣魄。

名聲再次向他侵襲,但這次他找到靠山——上帝。他塑造了一個沉溺自我的罪人想象,重生但得不到救贖,孜孜不倦地尋找神的恩惠和自由。

樂評人們對Lamar的喜愛高度一致。他的rap天賦無懈可擊,提供源源不斷的激靈。他兼具宏大敘事和講故事的能力,似是探索個人和種族命運的先知。

2. Lorde - Melodrama

17歲的新西蘭少女Ella Yelich-O’Connor憑《Pure Heroine》(2013)一舉成名的時候,還不知道她可以走多久,四年后她20歲,二專《Melodrama》讓人確定她的天賦不是青春期的靈光乍現。

《Pure Heroine》是少女站在青春期邊緣對成人世界的遠眺,也是對青春時代無限自由的慶祝;《Melodrama》進入更幽暗的境地,以一次戳心戳肺的分手剖開自己,在與自己的反復交鋒中試圖尋找完美境地。

整張專輯以穿越失控派對為線索,在合成器和鼓聲為主導的冷色調音樂氛圍中,Lorde在真假聲的切換中分裂為幾個不同的自己。

好的音樂人和歌手之外,Lorde首先是個優秀的寫作者。她的詞順暢上口,機智俏皮是表象,高度的敏感和情緒化也只是撲面而來的第一印象。她筆下的這場失控派對有很強的畫面感,不斷閃回如盧浮宮暀W的永痤e像和稍縱即逝的夏日午后之景象。

繽紛畫面里有很多個Lorde。有的Lorde切齒前任的不守諾言,叫他顫抖吧,因他將被封印在一個寫作者的心中;激烈至“I'll be your quiet afternoon crush./ Be your violent overnight rush./ Make you crazy over my touch.”,她又能抽身而出,嘆這一切不過是生命里一閃而過的殘影。

理智的Lorde和跟蹤狂神經質Lorde,在派對里縱情和冷眼旁觀者的Lorde,想尋找完美之地又覺不過在徒勞消耗生命的Lorde,讓我們想起自己20歲的Lorde。

3. SZA - CTRL

第60屆格萊美獎的提名名單里,黑人女音樂人SZA以五項提名成為本屆格萊美提名最多的女歌手。

出生于1990年,她還非常年輕,已經為Rihanna、Beyonce、Nikki Minaj等大牌寫歌,得到TDE的一紙合約成為Kendrick Lamar的師妹。

很多人盼望她的首專,她的焦慮和完美主義傾向卻差點讓這張專輯胎死腹中。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廠牌的營銷策略,但《CTRL》一出街就收到樂評人們的一致好評,就像當年的Amy Winehouse。

《CTRL》向世界敞開一個年輕姑娘的脆弱和彷徨,幾乎每篇樂評都贊賞了她的誠懇。但更重要的是SZA的天賦,她極具辨識度的嗓音,她遠超出年齡的老練,她音樂的高度整體性。R&B、Jazz、Hip-hop,她喜歡的同在一個深深湖泊蕩漾,她的聲音特別適合被不完美的靈魂聽見。

4. LCD Soundsystem - American Dream

美國樂隊LCD Soundsystem2002年成立,2011年宣布解散,還在紐約舉行了盛大的告別演唱會。2015年樂隊重組,今年的這張《American Dream》再次擦亮大家的眼睛。

迪斯科的外衣,搖滾的心,中年男的詩意和社會責任,還有對David Bowie的熱愛。這可不是一張成人俱樂部的跳舞專輯,雖然它誘惑你邁開腳步。輕快多變的鼓點是水面上的閃光漣漪,水下是深邃的變形世界,引人長久凝視。

5. Vince Staples - Big Fish Theory

時機合適的話,黑人的音樂傳統和天賦總能大放光彩。今年是個井噴年,24歲的Vince Staples出了二專《Big Fish Theory》。格萊美忽略了他,樂評人們可沒有。

他把自己成名前在加州長島的生活,社會議題和族群思考裝進big-beat和house里。制作團隊包括實驗制作人Flume和Sophie,Bon Iver的Justin Vernon。他有很多問題,比如:“死亡和毀滅當前,要怎么才能享受好時光?”“我的格萊美他媽的在哪里?”

幾十年前在紐約、底特律、芝加哥的俱樂部用電子和Hip-hop度過青春的年輕黑人們,Vince Staples向他們致敬。

6. Mount Eerie - A Crow Looked at Me

Phil Elverum坐在亡妻的房間,用她的樂器寫了這張悼亡專輯。

他的妻子在生下小女四個月后被確診為胰腺癌晚期,死時只有35歲。

Elverum一度無法唱出自己寫下的這些歌,但時間過去,他終于鼓起勇氣辦了一場小小的新專輯巡演。在芝加哥Thalia Hall幾百個人的現場,他唱了專輯里的歌,還有數量相當的其它歌,都與亡妻有關。他全部唱了下來,展現驚人的勇氣。

這張專輯里有太多細節,他唱得又太清晰,他把別人不忍卒聽的往事和喪妻的現在都唱了。現代音樂不作興這樣赤裸裸,能夠聽完的人都是勇士。

Phil Elverum以Mount Eerie的名義與不同音樂人合作,在自己的廠牌下發表作品,風格隨心所欲從民謠、搖滾、電子到黑金屬、暗潮。但這次只有一把琴,幾首歌,死亡的詩。面對死亡,這是人所能倚賴的全部。

7. The Magnetic Fields - 50 Song Memoir

1999年名垂唱片史的《69 Love Songs》之后,The Magnetic Fields樂隊主創Stephin Merritt再作大計。《50 Song Memoir》是他為自己50年人生所添的腳注。出生開始一年一首歌,1960年代迷幻、1970年代迪斯科、1980年代合成器流行樂,他母親的嬉皮靈修公社時代倏忽飛到自己的紐約同性戀俱樂部歲月,私人時光之旅處處驚喜,兼具小說、回憶錄和戲劇的魅力。

8. St. Vincent - MASSEDUCTION

Annie Clark以St. Vincent之名出的第五張專輯,過去十年來從未有人比她更像David Bowie。

她從音樂世家的全能才女起步,介入社會議題乃至成為社會議題。她是博學者,她是icon。

當cult音樂人大步跨向流行,《MASSEDUCTION》變成一張第一耳朵就能聽進去的時髦專輯。

第一張個人專輯里就用一人包攬13件樂器向人證明自己的Annie Clark,已經過了炫耀不知節制的階段。這張專輯自然也是豐富的,但不再比較克制。《Los Ageless》絕對驚艷,它一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流行金曲的面孔,是皮夾克和大書包,是“?當”一聲拉下的鐵門簾徹底隔絕外面的世界。

9. Sampha - Process

2017年的水星獎給了Sampha的《Process》,他的聲音也終于從Drake、Kanye West、Solange等大牌的和聲里走到前臺。

Sampha今年27歲,倫敦人,父母都已去世。母親死于2015年,她是這張專輯里的游魂。悲傷和誠實,自省與冷靜是風向,音樂人和樂評人們一致以此對抗浮夸和無腦。

Sampha的風格是“新靈魂”,但他有一顆老靈魂。他的假聲脆弱又堅強,音樂像玻璃缸里的金魚閃閃發光。如果只能聽一首歌,聽《Kora Sings》。多層旋律疊加,女聲和聲像夕陽余暉緩緩下沉,熱帶植物園里的蝴蝶翅膀折射最后光華。

10. Kelela - Take Me Apart

冰冷電子和溫暖的R&B女聲在Kelela身上毫不矛盾。這是她的第一張錄音室全長專輯,制作團隊里有厲害的電子音樂人,你可以在里面聽到想象中的未來場景,合成器制造有序和混亂并存的超級大都會景象。但Kelela的感性聲音,包含人類熱望。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就聽了第二張。。。
還是更加喜歡聽華語歌曲。。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6 10:04:43
2
116.231.***.***
116.231.***.***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6 09:45:47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03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