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把提琴拉得低沉些”
李夢 于 2018.02.06 15:33:2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如果要開列一個“最頻繁用于電影配樂的古典音樂曲目”名單,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1910-1981)的《弦樂柔板》必定名列其中。這首單樂章的、時長約十分鐘的弦樂曲目,曾經出現在若干探討人性的電影中。除去《象人》和《羅倫佐的油》這些關乎個體命途跌宕的影片之外,還有一部反思戰爭的《野戰排》(Platoon),同樣將巴伯這首最為人熟知的作品糅合在劇情中,達致情節與旋律的絕佳互動。

《野戰排》的導演奧利弗·斯通拍了很多戰爭與政治題材的影片,其中《野戰排》與《生于七月四日》和《天與地》并稱為他的“越戰三部曲”。這位敢言的美國導演曾參與越南戰爭,返鄉后用了大量時間與心力拍攝越戰,試圖以親歷者的身份還原戰場的殘酷。《野戰排》請來威廉·達福和約翰尼·德普等一眾型男演出,在1986年上映后,贏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內的四項奧斯卡獎,成為一時熱話。雖說這電影曾因為立場偏激且畫面過分血腥而被人質疑,但仍有眾多觀眾與影評人認為它不美化、不矯飾,是“最能真實反映越戰情形的電影”。

斯通借用越戰士兵泰勒的視角,審視兩位上司——好戰的巴內斯與反戰的伊利亞斯——之間的爭執與內斗,進而反思戰爭之于個體乃至國家的摧殘及損傷。影片最終以伊利亞斯的死亡而悲劇告終,泰勒也因為上司含冤死去而變得麻木且兇殘。這首《弦樂柔板》正出現在伊利亞斯孤獨戰死的段落。

不得不說,斯通及其擅長鋪排大場面的戰爭景象。他以俯拍手法拍攝越南叢林中兩軍的對峙、沖突直至廝殺,用大量慢鏡頭呈現炮火遍地、機槍橫掃的景象,與背景樂中哀怨悲傷的長線條樂句對照,令那些血腥無情的場面愈發顯得震懾人心。伊利亞斯拼命奔跑,被炮火追隨,最終體力不支倒地,伸開雙臂,仰天長嘆。此時,銀幕上只他一人,雙膝跪地,如希臘神話中被命運詛咒的英雄一般;背景音樂也經由漫長的鋪墊與累積來到一處澎湃凄絕、難以抑止的高潮。大提琴奏出低沉的聲響,小提琴漂浮其上,用緩慢拾級而上的音階將聽者帶去一處玄幻迷離、宛若天國的情景中。

巴伯寫成此曲時,只有28歲。1938年,二十世紀傳奇指揮托斯卡尼尼指揮美國國家廣播公司交響樂團(NBC)首演該曲,并稱贊其是“美與簡潔的結合”,而這位素有“暴君”之稱的指揮,在此之前幾乎從未演出過任何美國作曲家的作品。之后,巴伯固然創作出一系列鋼琴作品、小提琴協奏曲以及歌劇等,卻再也沒能寫出《弦樂柔板》中那種至絕望、至深沉的旋律。百多年過去,這首旋律不單頻繁出現在憂傷繾綣的電影中,也曾在肯尼迪總統葬禮以及“911”事件紀念儀式等哀悼與追懷的場合出現,引人思考生與死、罪與美等闊大神秘的命題。

聽《弦樂柔板》時,我每每想到保羅·策蘭的《死亡賦格》。這位深受戰爭磨折的詩人曾寫下一個悲涼的句子,“把提琴拉得更低沉些/這樣你們就化作煙升天”,與巴伯此曲的意味倒是頗為契合。說來也巧,《弦樂柔板》寫成后翌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作曲家本人應召入伍,成為一名空軍士兵。身處殘酷戰場、親歷炮火槍彈時,巴伯午夜夢回,會否時常懷念他筆下的柔板旋律,以及寫作此曲時那些幸福安逸的時日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此帖使用VIVO X9提交
發表于2018.02.14 12:26:23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12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