嗩吶,把“曲子吹進人的骨頭縫里”
鄺穎華 于 2018.02.07 14:01:11 | 源自:南方周末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2017年,國產青春片《閃光少女》用一場驚艷四座的斗琴戲,奏起了民樂與西洋樂的愛恨情仇。影片中,民樂方的嗩吶樂手憑借其變調的技巧,將西洋樂的《野蜂飛舞》變調至《百鳥朝鳳》, 用嗩吶用“百鳥”吹散了“野蜂”,吹出了民樂那不遜于西洋樂的磅?氣勢,讓人不禁驚嘆民樂的非凡魅力。

嗩吶,不止是婚喪嫁娶

“其制如喇叭,七孔,首尾以銅為之,管則用木”,嗩吶根在何處一直未有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和琵琶、揚琴一樣是外來傳入的民族樂器。有說嗩吶的前身是波斯的直吹管樂器“surn?”,是中亞地區婚喪嫁娶的必備樂器之一,在金元時期沿著絲綢之路傳入,明朝時在中原開始流行。在新疆拜城縣,還能找到龜茲國于公元3世紀建造的克孜爾石窟,而在其中一面石壁上,就畫有樂伎吹奏疑似嗩吶的場景。因此,也有說嗩吶出自龜茲國。

嗩吶音調高、音響大,在明朝已為漢族宮廷所用,成為常見的軍樂器和儀仗樂器。戚繼光在《紀效新書》中就有提到,“凡掌號角,即是吹嗩吶。” 明朝后期,嗩吶站上了戲曲藝術的舞臺。在戲曲表演中托腔、唱腔過門、場景切換時常常使用嗩吶。同時它也成了昆曲、山東柳子戲、南昌采茶戲等戲曲的主要樂器。如此一來,越來越多的老百姓逐漸接受和喜歡上了嗩吶這一樂器,并會在婚喪嫁娶等重要場合請來嗩吶班子助興。

隨著時代的發展,嗩吶在民間應用的場合越來越廣。在上世紀30年代,被稱為“雞公欖”的廣州西關小販不僅要穿上紙扎公雞,還用嗩吶模仿公雞的叫聲沿街招攬生意。騎樓上的人們聽到了嗩吶聲,會從窗邊伸出頭來,讓賣欖人拋一包欖上樓。

如今,嗩吶不止在民間。它早已登上了國際藝術的大舞臺,走出國門,到世界各地去巡演。2001年,著名青年嗩吶演奏家朱穎在維也納金色大廳獨奏一曲《百鳥朝鳳》,成為首位在維也納音樂殿堂獨奏的女嗩吶演奏家,在當時引起不小轟動。

嗩吶紅過嗎?

嗩吶由哨子、氣盤、芯子、碗、桿組成。在宮廷,嗩吶是“御前儀仗內樂器”;在民間,嗩吶也在先前的基礎上得到全面發展,在戲曲、婚喪嫁娶、日常樂舞中有所發揮,活躍在全國各地。與此同時,在不同地區扎根成長的嗩吶,其特征也各有不同。比如,東北嗩吶的哨片呈扇面形狀,因而音色亮;而山東嗩吶的哨片呈布袋形,吹出的聲音也因此相對柔和。各民族間的嗩吶也大不相同:彝族嗩吶的碗通常為木制,碗面簡素古樸,而藏族的嗩吶碗多為銅制,常附有紋飾圖案,精美程度堪比工藝品。

不同地區的嗩吶,即便制作材料不一樣,但制作過程卻是大同小異。在選好木桿材料后,工匠們會先把木頭做成木管,在上面按前七后一的排列鉆孔,并分別在木管的上端和下端裝上哨子和喇叭,這把嗩吶便算是大功告成。這過程中最難的要數造哨片。傳統農村流行的嗩吶,其哨子多用蘆葦制成,因此在蘆葦叢中找到上好的蘆葦,便成了工匠做哨片的第一步,這當中究竟要花多久的時間,恐怕除了工匠自己外無人能知。找到合適的蘆葦后,工匠會從中截取一小節,清理里面的薄膜,然后用銅絲扎好其中一頭,按照當地流行的嗩吶哨片的形狀,來回燙烙蘆葦的另一頭,直至其成形。手工制作的哨片成功率不及百分之十,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工匠,也不敢在制作過程中掉以輕心,小心翼翼地按著工序走,生怕一有差錯,就會影響嗩吶的整體音色。

1949年后,我國涌現了任同祥、郝玉岐、趙春峰等一大批才華橫溢的人民藝術家,他們在現有嗩吶民曲的基礎上,對民間廣泛流傳的曲目進行了改編或重新演繹,并創作了《一枝花》《慶豐收》《全家福》等至今仍膾炙人口的作品。嗩吶逐步在各地形成了相對成熟的表演流派,以漢族嗩吶為例,有粗獷渾厚的東北派、清脆明亮的山東派、熱情樸質的河北派、厚重有力的陜北派和柔潤風雅的潮州派。流派內部又會因演奏大師風格不同,再形成小流派,比如在安徽,民間嗩吶就根據隋蘭魁、張連升、劉鳳鳴三位嗩吶大師的演奏風格,在當地形成三個流派。

不管是哪里的流派風格,嗩吶表演都極具個性化,這也要求嗩吶演奏者對技術的熟練掌握,不僅要能運用顫音、花舌等傳統吹奏樂器共有的氣技、指技和口技等技法,還得熟悉嗩吶特有的換氣法和指法,如氣拱音、氣定青、指揉音、飛指音、剁音等。除此之外,嗩吶演奏者不僅要能勝任獨奏和伴奏場面,還能用嗩吶模仿出人和動物的聲音。在民間傳統原版的《百鳥朝鳳》中,除了能聽到布谷鳥、燕子、畫眉等常見鳥叫聲外,還有可能聽到馬、羊、雞等家畜和嬰兒的哭聲,可見嗩吶演奏之精妙,技藝要求之高。學藝之路自然是艱辛的。不少嗩吶學徒為了練習換氣,會在夏天用麥稈代替嗩吶,裝一碗水,對著水吹泡泡,要練到換氣時碗里仍能冒出水泡,這才算合格。

吹嗩吶,不僅要用技術,還要用心。在陜北,嗩吶匠之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嗩吶人,不在于你會吹多少曲子,而在于你是否能把曲子吹到人的骨頭縫里。”正因如此,嗩吶雖音調高,音響大,卻總能觸碰人內心的柔軟之處,一吹就是數百年。

嗩吶沉默了?

2017年初,山東有的地方為了整頓當地婚喪陋俗,下令禁止在街頭吹嗩吶,而更為諷刺的是,被整改的某村前腳將嗩吶納入本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后腳就收到了禁吹嗩吶的通知。

迎親車隊取代了大紅花轎,近年提倡的簡易殯葬取代了過往嚴肅隆重的奔喪儀式,一向在民俗儀式中負責造勢的嗩吶自然成了擾民制噪的那一個。以有“全國嗩吶之鄉”之稱的江西慶義為例,在上世紀70年代末,在當地的嗩吶演奏者最高達2000多人,而如今全縣會吹嗩吶的不足300人。連“嗩吶之鄉“也面臨如此窘境,其他地方更是可想而知了。

嗩吶沒有沉默。與民間嗩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藝術嗩吶的穩步發展,有越來越多嗩吶演奏家和專業民族樂隊甚至是西洋樂團合作,將嗩吶演奏進行改造。除此之外,越來越多的音樂高校開設了嗩吶專業,這有利于學生接受系統的樂理、樂感等技巧訓練,避免以往學徒制教學中的局限,對嗩吶乃至民族音樂形成較為成熟和全面的認識。但嗩吶與古箏、笙、笛等傳統樂器不同,后者深受周禮影響,自古以來便是陽春白雪的象征;而前者出身草根,若過度專業化,反而讓嗩吶演奏失去了原有的民間特色。被稱為“中國現代嗩吶第一人”的嗩吶藝術家劉英就曾批評他的學生光有技術,音樂中缺乏了嗩吶蘊含的傳統文化味兒。

好在年輕的聽眾們并非對嗩吶拒之門外。在深受90后、00后歡迎的彈幕視訊網站bilibili中,就不乏年輕民樂手用民族樂器改編和彈奏動漫歌曲和流行歌曲的視訊;曾用民樂改編流行音樂的民樂組合女子十二坊多次直播民樂演奏,引來大量關注,光是觀眾打賞就月入百萬。嗩吶沒有沉默,它還是它,只要人們還能把“曲子吹進人的骨頭縫里”,那嗩吶的舞臺就永遠在。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13.093.***.***
113.093.***.***
印象比較深的就是黃飛鴻那首了,估計也是傳播最廣的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8.02.09 09:42:20
2
03
是不是這個樂器也和其他的一樣有不同的檔次和音質?
發表于2018.02.08 10:47:17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465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