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樣的交響曲敢稱“貝多芬第十”?
王岳龍 于 2018.03.23 10:57:41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9.67/29

古典交響曲這一宏偉的音樂體裁大致出現于海頓、莫扎特那個時代,經過貝多芬的創作和發展,達到了這一形式的巔峰,貝多芬雖然只寫了 9 部完整的交響曲,從數量上來說遠不及海頓的 100 多首和莫扎特的 40 多首,但是這 9 部交響曲就像是矗立在歐洲大陸中央的阿爾卑斯山一樣,一覽眾山小。

即使瓦格納說過,交響曲這一形式已經漸漸走向死亡,但是在貝多芬之后仍不乏勇于探索交響曲各種可能的實踐者。由貝多芬引領的從古典主義到浪漫主義的音樂創作進程,也在后人的繼承和發展中展現了更加多姿多彩的風格。例如舒伯特、柏遼茲、李斯特、門德爾松、舒曼、柴科夫斯基、德沃夏克、布魯克納、馬勒,以及肖斯塔科維奇等,都有堪稱"偉大"的交響曲存世。然而,只有一部交響曲,世人皆認可其為“貝多芬第十交響曲”,這就是由勃拉姆斯創作的《C 小調第一交晌曲》(作品 68)。

約翰尼斯·勃拉姆斯是浪漫主義時期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美國著名記者、樂評人菲爾·G·古爾丁(Phil G Goulding,1921-1998)在他的《古典作曲家排行榜》(原書名《50 位偉大的作曲家和他們的 1000 首偉大的作品》)中將勃拉姆斯排在了第 6 位,僅排在巴赫、莫扎特、貝多芬、瓦格納和海頓之后。在古典音樂界曾經有“3B”的說法,即偉大的巴赫、貝多芬和勃拉姆斯,可見勃拉姆斯在古典音樂作曲家中的地位之高。

勃拉姆斯與他大約同時代的瓦格納可以說處在浪漫主義音樂創作的兩極,瓦格納的最高的成就在歌劇創作上,而勃拉姆斯卻無任何歌劇作品,他的創作皆為器樂曲、藝術歌曲和合唱。勃拉姆斯一生雖僅寫過4部交響曲,但這 4 部交響曲的水準之高也讓很多作曲家難以望其項背。BBC Music 雜志在 2016 年第 9 期曾刊登專題,由 151 位當今著名指揮家評選出的 20 首最偉大的交響曲中,勃拉姆斯的 4 首交響曲全部入選,其中《第一交響曲》名列第 8 位。另外 3 首的情況是:《第四交響曲》排名第 6,《第三交響曲》排名第 12,《第二交響曲》排名第 18 位。

勃拉姆斯 20 歲的時候結識了匈牙利小提琴家愛德華·雷蒙伊,并擔任了雷蒙伊的鋼琴伴奏。據說一次雷蒙伊演奏貝多芬的《克萊采小提琴奏鳴曲》時,坐在臺下聆聽的當時最偉大的小提琴家約瑟夫·約阿西姆,對勃拉姆斯的鋼琴伴奏贊不絕口,并主動將他介紹給了他的好友李斯特和舒曼。當勃拉姆斯為舒曼演奏自己的鋼琴曲時,舒曼叫勃拉姆斯停下來,他說,我應該叫我的夫人克拉拉來聽一下。而克拉拉是當時歐洲最負盛名的鋼琴演奏家之一。就這樣,勃拉姆斯結識了舒曼夫婦。舒曼在擱筆多年之后,破例為勃拉姆斯寫了一篇他最后的樂評文章,對勃拉姆斯推崇備至,甚至稱他是“新的貝多芬”,鼓勵他創作交響曲。勃拉姆斯與舒曼夫婦的關系,是音樂史上最撲朔迷離,最感人至深的情感故事,有一部電影叫作《春天交響曲》,可以參考一下。

1854 年,在勃拉姆斯結識舒曼夫婦的第二年,舒曼因精神抑郁欲投萊茵河自盡,幸好被人救起。勃拉姆斯成為舒曼夫婦家的常客,他經常照顧克拉拉及舒曼的孩子們。在克拉拉的支援下,他從 1855 年開始,著手創作他的《第一交響曲》,但是這項計劃進行得不太順利。最終,他將這一樂稿改為了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而他的《第一交響曲》直到 1876 年才最終完成。如果從勃拉姆斯有意創作交響曲開始算起,他用去了整整 21 年。而實際上,勃拉姆斯真正起草的,并最后完成的《第一交響曲》是從 1862 年開始的,大約用了 14、5 年的時間。

勃拉姆斯之所以花了如此之長的時間構思和創作他的《第一交響曲》,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首先是貝多芬作品所達到的高度,讓后人往往望而卻步。勃拉姆斯自己曾經說過,在貝多芬之后創作一首交響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其次是舒曼夫婦、約阿西姆等這些朋友們對勃拉姆斯的厚望,給了他極大的壓力,使他覺得要想成為人們認可的“新的貝多芬”,不是一件習作就可以辦到的。

再次,勃拉姆斯有著很強的內省和內向的性格,他對自己的作品常常持批判態度,除非他自己和朋友們都滿意,他不會輕易推出。

最后,勃拉姆斯在創作大型管弦樂作品方面仍然不是很嫻熟,他對弦樂方面的認識及配器技術,還需要他的好朋友約阿西姆等人的幫助。

不容置疑的是,勃拉姆斯的《C 小調第一交響曲》是非常感人的。我個人在年輕的時候很長時間一直拒絕這首作品,當我了解勃拉姆斯的性格以及他的人生遭遇后,我才真正了解這部作品的意義。

比如第一樂章的引子就曾經讓我感到不適,那重重捶擊的定音鼓,仿佛敲得人心臟都要跳將出來,同時進行的弦樂上行的樂句和木管樂下行的樂句,聽上去是那么糾結,但它不正好詮釋了勃拉姆斯的內心世界么?1856 年,當舒曼離世后的那一年,勃拉姆斯竟然離開了他深愛著的克拉拉,但他卻又為此愧疚一生,在得知克拉拉生命垂危時,匆忙跳上了一列開往相反方向的火車,最后只能在克拉拉的墓前獻上他最深情的歌曲《四首嚴肅的歌》。

當長大的引子漸漸在愁苦的氛圍中弱下來時,突然一聲定音鼓的重擊開始了第一樂章的呈示部。這里我們聽到強大的命運式的主題與一個優雅的歌唱式的、充滿期望的主題對峙,類似貝多芬《第五交響曲“命運”》中的節奏響起,終止了呈示部。在主題經過發展和再現后,我們沒有聽到貝多芬式的英雄般的終止,勃拉姆斯讓他的《第一交響曲》的第一樂章結束在了迷茫、失落和不知所終的氣氛中。

第二樂章相比于激烈沖突的第一樂章顯得寧靜,但是更加深情。在弦樂的憂歌之后,有一段雙簧管獨奏的優美傾述。勃拉姆斯的好朋友——比爾洛特醫生在聽到這個旋律時曾經說,這是勃拉姆斯“含淚的微笑”。這個主題在樂章最后交給了獨奏小提琴,更加深了孤獨寂寞的思緒。勃拉姆斯再一次讓音樂在漸弱中結束。

第三樂章似乎讓我們差一點就忘卻了憂愁,樂曲中間舞蹈的旋律已經快要激發起我們的熱情了,但是這一切卻轉瞬而逝,樂曲再一次回到了寧靜的沉思中,第三次在漸弱中結束。

第四樂章的引子更加長大,它開始時的情緒是延續第三樂章的結尾而來的。在由弦樂撥奏的遲疑而踉蹌的腳步后,突然傳來了圓號吹奏出的寬廣的主題,據說這一音調來自勃拉姆斯在阿爾卑斯山聽到的牧人歌曲,歌中唱到:從高山之巔,從峽谷之淵,送去我對你千萬次的思念。實際上第四樂章也是整部交響曲的中心,它的長度幾乎占了這首交響曲近一半的時間。在莊嚴寬廣崇高的阿爾卑斯山曲調之后,大提琴深情地唱出第四樂章的主部主題,這個主題溫暖人心,它與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中的“歡樂頌”極其神似。當經歷了前三個樂章的曲折、糾結、愁苦、磨難之后,這段充滿心靈慰藉的旋律響起時,我們怎能抑制住眼眶中的淚水呢?勃拉姆斯似乎有意用這樣相似的旋律來向貝多芬致敬,他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當有人追問他這段音樂是不是太像貝多芬了?他竟不客氣地回應說:“any ass can see that.” 有人把它譯成“任何蠢驢都能看出來。” 其實這句話挺粗魯的,完全顛覆我對勃拉姆斯的印象,因為更接近原意的譯法是:連傻 X 都能看出來。

勃拉姆斯這一次終于沒有讓音樂結束在漸弱的迷茫中,他省去了呈示部的重奏,甚至省去了奏鳴曲式中的展開部,讓樂曲的主部主題和副部主題直接再現,并將音樂推向了光輝燦爛勝利輝煌的尾聲,最終契合了貝多芬交響曲中最典型的主題 —— 戰勝黑暗,贏來光明。

這就是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想要傳達給我們的心靈感受,但它絕對不是要講述某個故事,甚至可能都不是勃拉姆斯自己的故事。勃拉姆斯雖身處于浪漫主義音樂蓬勃發展的時期,但他拒絕寫任何有標題的音樂,這一點簡直是與柏遼茲完全對立,當然他也堅決反對以李斯特、瓦格納為首的代表“未來音樂”的那一派。勃拉姆斯很像在中國文學史上唐宋時期"古文運動"的倡導者,他厭倦音樂中的那種濫情、矯情的風格,他想讓音樂回歸到音樂本身,以古典主義的形式和風格,創作出均衡典雅的音樂作品。

1876 年 11 月,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進行了首演,緊接著又由作曲家親自指揮上演了幾次,但這幾次都沒有獲得成功。這時,勃拉姆斯的朋友再一次為他站臺,首先是著名的音樂評論家愛德華·漢斯利克,他說:勃拉姆斯的新交響曲是全民族驕傲的財富。德國偉大的指揮家漢斯·馮·彪羅在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上演后的第二年,為了推薦這部作品,直接稱之為“貝多芬第十號交響曲”,使這部作品從此戴上了金質的桂冠。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VIVO X9提交
發表于2018.04.20 14:32:40
3
180.102.033.***
180.102.033.***
發表于2018.03.28 23:19:13
2
113.201.055.***
113.201.055.***
發表于2018.03.23 17:56:44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81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