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一眼萬年
李夢 于 2018.09.25 15:02:32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9.50/38

巴赫的弦樂及鍵盤作品,向來是電影導演的心頭好。回想曾將巴赫作品用在配樂中的電影,不論情節關乎浪漫愛情、曲折人生抑或奇幻探險,總能達致旋律與情節及情緒的契合。除去那首人人皆知的《g弦詠嘆調》外,巴赫晚年創作的《哥德堡變奏曲》也是頻繁出現在經典影片中的作品。在日本知名導演是枝裕和的《如父如子》中,這部鋼琴作品貫穿全片,與導演一貫的波瀾不驚風格兩相呼應;而在另一些電影中,這部百聽不厭的作品只是輕輕地從鏡頭縫隙間略過,已能讓人久難忘懷,例如1996年上映的《英國病人》。

《英國病人》講的是一場銘心刻骨的愛情,哦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三場:飛機師杰佛與他美麗的妻子凱瑟琳原本擁有一段惹人欣羨的婚姻,卻被考古學家艾馬殊的忽然到訪而打亂。艾馬殊癡迷于凱瑟琳的優雅和知性,而已為人妻的凱瑟琳也忍不住墜入情網。二人面對愛情與道德這一亙久命題的考驗時,選擇放棄愛情,卻在放手的同時被杰佛發現了這一段情史。杰佛怒火中燒,駕飛機誓要三人同歸于盡,害得自己與妻子雙雙喪命,而艾馬殊在逃離險境之后也遇上飛機失事,全身燒傷,醒來竟不知自己是誰。多虧護士漢娜細心照顧他,而漢娜與拆彈專家的另一場戰時愛情也因此浮出水面……

法國知名電影作曲家Gabriel Yared為這三場愛情的降臨與消逝,寫下繾綣哀傷的旋律,弦樂呈現出的、又浪漫又哀傷的氛圍尤其讓觀者心動。不過,在這些抒情性極強的曲目之外,有一段鍵盤旋律不得不提,那便是朱麗葉·比諾什飾演的護士漢娜在廢棄建筑中的舊鋼琴上彈出的那一段《哥德堡協奏曲》開篇。

事緣漢娜所在的偏遠小鎮,在二戰中仍免不了受到戰火摧折。某日漢娜行經一幢被飛機轟炸過的建筑,竟在其中見到一架破舊鋼琴。漢娜忍不住觸碰琴鍵,并旁若無人地演奏起來,恰好被路經的拆彈師基普聽到。基普勸她不要碰那鋼琴,因為德國人最喜歡將炸彈放置在鋼琴中,漢娜卻忍不住笑起來,說:“即便有炸彈,也不會爆炸的,因為我彈的是巴赫,巴赫是德國人。”

看似輕巧的一段插曲,卻暗藏玄妙。《哥德堡變奏曲》見證漢娜與基普初遇,也見證片中一段愛情的開端,而漢娜那句關于德國人、炸彈和巴赫的笑話,亦道出關乎音樂的普世話題:不論你是英國人,還是德國人,不論你是入侵者抑或受難者,同樣免不了會被偉大的音樂打動。同樣的訊息,電影《鋼琴師》中有,《沉靜如海》中也有,而在《英國病人》中,只消漢娜看似玩笑的一句話,便足夠令人念念不忘。有時候,點名題旨的內容不必繁雜,不過是一個眼神、一句話和幾個音符罷了。

《哥德堡變奏曲》開首,也就是出現在片中的那幾個樂句,是一首詠嘆調。整部作品的30首變奏,均是在這一主題的基礎上綿延發展而來。有人說,這首旋律動人又暗含些許惆悵的詠嘆調,是巴赫寫給第二任妻子安娜·瑪格德琳娜的情歌。與后來的那些浪漫作品不同,巴赫即便在歌詠愛情的時候,也是克制的,表面不動聲色,細聽時,才能找到些纖細敏感的韻味。這般不事聲張卻足以銘記良久的情感,與《英國病人》片中那幾場愛情相對照,欲說還休,竟別有一番回轉與悵然的意續。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222.095.***.***
222.095.***.***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8.10.07 10:38:43
5
218.075.061.***
218.075.061.***
發表于2018.09.29 08:49:15
4
116.237.229.***
116.237.229.***
發表于2018.09.27 14:46:49
3
106.081.116.***
106.081.116.***
發表于2018.09.26 13:47:49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45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