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響樂團的標配,還有一樣你可能沒注意到
聽木 于 2018.12.04 15:32:47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一支標準的交響樂團。除了樂器種類,各種顏色的發型、膚色,座位安排,還有什么是交響樂團的“標配”?

可能你已經太習以為常了,以至于根本不會在意它。我來給你指出來吧——交響樂團的著裝,全都是一水兒的黑色禮服。

這樣的現象已經普及到一種程度,以至于人們提起所謂嚴肅音樂,好像整個人從頭到腳都要嚴肅起來——黑色燕尾服、襯衣、領結……甚至,昔日著名的現代爵士四重奏樂團(Modern Jazz Quartet),也要穿起燕尾服,目的就是要向白人觀眾宣示,我們爵士樂和古典音樂一樣嚴肅。

可問題來了,誰給定的規矩呢?

還真有人專門研究過這個問題,他們把歷史追溯到15世紀,看看那時候西方古典音樂家們的著裝,然后一路數下來,瞧瞧他們的衣服顏色是怎樣一點一點變黑,以至于到現在黑到無法收拾的。

在15、16世紀的時候,管弦樂團的編制還比較小,演奏者只會在私人家里招待尊貴的客人,所以也就無所謂著裝問題。到了17世紀,他們開始與在歐洲遍地開花的歌劇院合作。所以,在交響樂團誕生的前兩百年,它不僅與社會上層階級,還與他們出席的最正式的社交場合緊密聯系在一起。自然,樂團的著裝也要體現他們的審美趣味,就像那些住在巨大莊園里的歐洲貴族們,他們的仆人也不能穿得太寒酸。

而且,私人舞會和歌劇一般都在晚上進行,樂團成員穿上晚禮服——燕尾服、領結,在這樣的正式社交場合里,只是一項社交禮儀。后來,規矩漸漸放松,不再那么死板,燕尾服讓位給了西裝、黑色長裙,但在很多人眼里,這還是顯得太正式了。

臺上的指揮家、演奏家,汗衫、襯衣、外套,一層套一層,最后還要把領子勒得死死的,綁上蝴蝶結,頭頂還有熾熱的聚光燈烤著,這樣的狀態能舒服嗎?能放開手腳來指揮、演奏嗎?每當我看到他們賣力地演出,不一會就大汗淋漓,一方面心里痛快,另一方面也為他們捏一把汗:該不會暈倒在臺上吧?

達拉斯的小提琴手余凱文(Kevin Yu),就曾經抱怨這種演出一次像洗一次熱水澡的狀態:“穿著這些,我們實在太不舒服了……從里面的汗衫,到禮服襯衣,全都濕透了。甚至我的領結都像在水里泡過一樣。”他向《紐約時報》抱怨說。終于,在一次演奏《幻想交響曲》后,他自己做了一件襯衫,用的是吸濕排汗的面料,而且沒有肩縫,手臂活動起來方便。

習慣也是一種力量。尤其是當年深日久,習慣慢慢成為習俗、禮儀、規矩時,更是不容更改。古典音樂進入20世紀,觀眾越來越呈現精英化、老齡化的趨勢,交響樂團基本上延續了精英化的穿著標準。如果誰要想去改變現狀,那可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了。

當年,身為紐約愛樂音樂總監的伯恩斯坦,覺得禮服對樂團來說沒有必要,說它“不實際(impractical)”。在度假的時候,伯恩斯坦想出一個主意,要為樂團成員設計不一樣的服裝。穿上這套服裝,按照伯恩斯坦的想法,現場的演出氣氛應該介于“音樂會和排練”之間。

伯恩斯坦知道做這件事情的難度,所以步子沒有邁得太大,只是規定,這套服裝只在周四演出的時候穿,其他時間照舊。可是實行起來,連伯恩斯坦自己也承認,他徹底冒犯了一大群人。就連當時作為客座指揮的卡拉揚和巴比羅利,都拒絕與這些穿著“奇裝異服”的音樂家合作。最后,樂團不得不回到舊軌道上,把這套新裝徹底封存起來了。

最近的例子包括,巴爾的摩交響樂團和設計師合作,設計一套更舒適的音樂會著裝;科羅拉多交響樂團也在嘗試改變,從黑色禮服過渡到稍微隨意一點的服裝,同時也是全黑的。

不知道這樣的狀況值不值得、會不會作出改變,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并不是在所有的場合,舞臺上的交響樂團都像老照片一樣黑白配,比如2017年英國“逍遙音樂節(Proms)”上的一場音樂會,全體女性演奏員穿著了五顏六色的晚禮服登場,畫面一下子鮮艷靚麗起來。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喜歡這樣的表演嗎?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其實統一的黑色著裝也避免了服裝的繁雜,吸引聽眾的精力。同樣,有獨奏音樂家的時候更凸顯獨奏音樂家。。。
發表于2018.12.06 13:27:58
2
113.089.070.***
113.089.070.***
發表于2018.12.05 08:38:47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87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