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斯克里亞賓的藝術價值
劉珺 林濤 于 2019.05.13 11:48:56 | 源自:微信公眾號-每晚一張音樂CD | 版權:原創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亞歷山大・斯克里亞賓(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1872-1915)作為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俄羅斯近代音樂史上的重要人物,其生活和從事音樂活動的年代不僅是俄羅斯社會的轉型期。也是歐洲音樂史上浪漫主義晚期風格與二十世紀多元化風格相交匯的時代: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俄羅斯,社會處于大動蕩、大變革的時期一沙皇政府的“垂死掙扎”、斯托雷平執政時期的大肆屠民、資產階級妄圖利用勞動人民的不滿來竊取國家政權等等政治巨變使得俄羅斯國內連續經歷了三次革命。并最終走向了現代主義的階段。

音樂是時代的產物,社會環境的變遷必然在音樂家的作品中以不同的程度、不同的方式折射出來,斯克里亞賓的作品也不例外,其音詩《狂喜之詩》就是在他得知國內爆發了革命后,飽含激情所創作的。

斯克里亞賓一生的創作也是一種多元化的交融:其早期的音樂創作,從形式到內容都繼承了浪漫主義的傳統,尤其是肖邦的手法和風格:中期的創作,由于哲學思想和宗教觀念的變化,他開始體現個人特征:晚期的斯克里亞賓,開始擺脫傳統的巢臼,邁向現代主義的道路,這些特征使得他在同時代的俄羅斯音樂家中是獨樹一幟的。

斯克里亞賓的性格復雜,自1902年起,斯克里亞賓開始接受了神秘主義思想,這種神秘主義具體的說就是一種以神秘的直觀為中心的通神論(Theosophy),但他很快又轉向了尼采,信奉他的唯我論和唯意志論,同時又深受叔本華的“權利意志”和尼采的“超人哲學”的浸染。他的宗教信仰之錯綜復雜,思想轉變的迅速程度,令人費解。正如斯克里亞賓在他的日記中曾寫道的一樣:“只是我創作的東西,所有存在的東西都來自我的感受,是我行動的產物,反過來這些又同我所創作的東西一致,世界就是我所創造的整個活動組成的……我是上帝!我是一切!我是存在!”

曾與斯克里亞賓多次探討過哲學問題的格・弗・普列哈諾夫曾對斯克里亞賓有過這樣的評價:“這種音樂乃是威信的神秘論者在氣質和世界觀方面對我們革命時代的反映。”這種思想巨變必然反映到作曲家的創作中,在他的第五首奏鳴曲的扉頁上還有一首令人費解的題詞──“你們已經沉沒到了造物神靈的黑暗的深淵中去了!……生活的萌芽……隱藏著的渴望……我召喚你們走向生活,我給你們帶來勇氣。”

斯克里亞賓對后世的影響,一直都是一個頗有爭議的問題,就像俄羅斯偉大的鋼琴家阿什肯納齊評論道:“沒有人知道斯克里亞賓的音樂是不是受他想象力的影響,我想不會不受,雖然不能說不理解他的哲學就難以理解他的音樂,但了解他的思想至少對他的音樂理解更深……他的音樂有一種獨特的理想主義,他的作品幾乎總是無可挑剔的。音樂史上他一直是一個富于想象且又具爭議的人物,對他的評價總是不同的。”

雖然褒貶不一,但是斯克里亞賓在傳統和聲功能的瓦解和現代和聲探索上的卓越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他為19世紀與20世紀音樂之間搭起了一座橋梁,為后來者開辟新的道路,給予后人許多變革的啟示。無論是他的作曲手段或是他的音樂風格,在當時都體現出對傳統理論體系的反叛,以他特有的“神秘和弦”為例,這種以四度關系疊置而成的和弦形滲透于在斯克里亞賓晚期的氛圍之中。“神秘和弦”在斯克里亞賓作品《普洛米休斯》之中全面形成,其典型的結構形式是把六個音按照增四度、減四度、純四度加以排序充分體現了斯克里亞賓超前的和聲思維。

雖然這位偉大的音樂家短暫的生命只在人世間停留了四十三年,但他留給后人的音樂財富卻是永存的。縱觀斯克里亞賓一生所創作的作品,鋼琴作品的分量極為重要,特別是鋼琴奏鳴曲的創作。這十部作品不僅貫穿他藝術生涯的始終,而且在數量和質量上也占據著重要的地位。這些音樂結構嚴密、極具思辨性的體裁,體現了他對自身命運的反復掙扎、思考以及對人生真諦的不懈追求。從他的一首奏鳴曲到另一首奏鳴曲。可以窺視到他人生的軌跡,是他人生的真實寫照,顯示了他清晰、迷人的音樂以及個性的發展。他的十首奏鳴曲幾乎可以說是獨立形成了一個宏偉的體系,濃縮了他的創作風格的精華,體現了他高超的鋼琴技巧和超前的和聲語言,顯示出他創作的觀念和創作實踐的個性。特別是他后五首鋼琴奏鳴曲,隸屬于其創作的晚期,皆采用單樂章的形式創作,且無調號,更加體現出其特有的“神秘”色彩。這五首作品并沒有明確的大小調性,綜合其錯綜復雜的哲學信仰,斯克里亞賓用片段化的模糊的“碎片”來代替完整的旋律,音響效果色彩斑斕且富于變化,為后世的音樂創作開創了廣闊的天地。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93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