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等待》因“歌手” 而翻紅
張學軍 于 2019.08.05 14:36:12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等待,永久地等待,樹葉綠了又黃你還沒來。等待,永久地等待,在這世界上,你是我的唯一等待。”這首歌的名字叫《等待》,它不是一首歌新歌,而是一首被塵封已久的老歌。黃曉霞是誰?她的另一個名字叫黃綺珊,也就是2013年在《我是歌手》第一季節目中走紅的“黃媽”,黃曉霞是她最早的名字。而那首老歌《等待》就是她當年的代表作之一。

被名字耽誤的實力唱將

1991年,一個長相平平聲音驚人的小丫頭得到音樂人陳彼得的賞識,被收入到當時鼎鼎有名的“卜通100”樂隊,從而正式進入演藝圈。2000年,喜洋洋唱片推出了她的專輯《只有你》,這是她出道以來的首張專輯。當時主打歌《姍姍來遲》和《只有你》展現了她出色的才華,被眾多歌迷熟知傳唱,而其中另一首由汪峰作詞作曲的歌曲《等待》卻成了一顆等待綻放光芒的“遺珠”。

12年后的2013年,湖南衛視的新節目《我是歌手》橫空出世,這首《等待》和一個遙遠而又熟悉的名字像颶風般迅速席卷各大搜索引擎,并成為各大微博和論壇里面的熱點詞匯。這個當年的小丫頭就是黃綺珊,如今她被人稱為“黃媽”。按理說,黃媽幾乎和那英、田震同期出道,她的唱功毫不遜色,但為什么始終就沒有唱出來?有人把黃綺珊比作是一個“躲在音樂背后的人”,事實的確如此。作為演藝圈中人,最要緊的就是讓聽眾記住她的聲音、她的名字,而最忌諱的就是更名。黃綺珊本名叫黃曉霞,很多年輕的歌手至今依然叫她“曉霞姐姐”。十幾年中,她在臺灣地區、廣州之間往來,名字也改來改去,先是改名叫黃小珊,然后又改成蘇珊,后來到北京簽約喜洋洋,一直叫黃綺珊。黃媽的星途非常坎坷,除了被名字耽誤,婚姻的不幸也幾乎讓她失去一切。

《我是歌手》打撈經典

說到《等待》,不得不提到一個來自韓國的真人秀節目《我是歌手》。一句話,或許沒有這檔欄目,黃綺珊不知道有沒有“重出江湖”之日。資料顯示,2011年3月,《我是歌手》在韓國播出后,受到總統褒獎,并且讓多個沉寂已久的實力唱將的演藝事業枯木逢春。2012年9月,湖南衛視制作人洪濤在繼續制作節目《百變大咖秀》的同時,開始進行新的項目選擇,他看中了這檔海外節目。10月,浙江衛視推出《中國好聲音》,幾乎瞬間橫掃電視熒屏,湖南衛視緊接著推出了《我是歌手》。這是一檔專業歌手級別的競賽類音樂節目,節目提供一個平臺,每一期邀請專業歌手現場演唱歌曲打擂臺,讓他們置身于緊張的PK中,不是晉級就是淘汰,用適當的危機感和緊張感激發他們的潛能。節目通過全景記錄,打破歌壇造神傳說,選擇純粹的聲音,讓明星回歸真性情,歌手回歸音樂本質。黃媽成了這個節目的首發歌手,她以扎實的唱功、探入云端的高音以及直擊人心的表現力,征服了每一位聽者的耳朵和心靈。等了12年,黃媽終于有了綻放光芒的那一天,她說:“這個社會有太多的浮躁,很多人都失去了耐心。我已經學會了慢慢接受,然后等候。”

從《超級女聲》《快樂男聲》一直到《中國好聲音》,中國電視熒屏上的選秀節目一檔接一檔,但是大多數演繹著草根變明星的“灰姑娘神話”。觀眾麻木了,看膩了,人們需要一些視聽沖擊力。這時候,《我是歌手》來了,韓紅、張信哲、李健、尚雯婕、黃綺珊、黃貫中、韓磊等歌壇大咖輪番登場,告訴觀眾什么是職業人生。無論專業的唱功還是音樂內涵的表現力,這都是職業級的演繹。最有趣的是,這檔節目是去掉已經成名成腕的大牌歌手光環,打回原形,以選秀歌手的身份與其他同等實力的歌手同臺競技,接受現場觀眾以及網友的點評。

此外,翻唱經典很難超越,但是《我是歌手》似乎打破了以往先入為主的欣賞慣例,主創團隊“舊瓶裝新酒”,很多經過重新編配的經典老歌煥發光彩,很多經典老歌被翻唱出了不同的味道,還有像黃媽的《等待》有如塵封許久的“遺珠”重新被發掘出來。除了老歌,幾位歌壇老人兒也靠著《我是歌手》煥發了第二春。所以這檔節目也被打上了“打撈偶像”的功能,黃綺珊、陳潔儀以及韓磊也都在被冷落多年之后“被打撈”出來開始大紅大紫,徐佳瑩、鄧紫棋等年輕歌手則憑借著出色的展示一炮走紅。

“真唱光榮”是這檔節目提倡的宗旨,韓磊在接受采訪中曾經說過,“我是歌手”四個字的精髓在于“是”字。這個節目,讓站在舞臺上的“歌手”真正成為一種平行于醫生、法官、教師等的社會職業,影響著大眾對“歌手”這個職業的認知。幾年之間,欄目發掘了一位又位的好歌手,逐漸洗刷掉大眾對“我是歌手”=“過氣歌手”的淺層印象,也傳遞了正確的音樂價值觀。

音樂真人秀救不了樂壇

事實上,音樂真人秀最早起始于1984年的央視青歌賽,這是中國首個國家級電視聲樂權威賽事。從節目形態看,形式中規中矩,有欣賞性但缺乏娛樂性和輕松氛圍。不管怎么說,這畢竟是一個造星平臺,關牧村、殷秀梅、彭麗媛、毛阿敏、韋唯、張也、宋祖英等數不勝數的美聲、民族歌唱家,從這一平臺脫穎而出,蘇紅、李杰、張咪、江濤、滿文軍、譚晶、師鵬、姚貝娜、阿魯阿卓等眾多流行歌手也極具實力和影響力。2005年橫空出世的《超級女聲》令人耳目一新,草根文化開始大放異彩。混跡于茫茫俗世的普通人發現,原來只要有夢想每個人都有機會,李宇春、張靚穎成為少男少女們的偶像,同時催生了“玉米”“筆迷”“涼粉”等粉絲群體和粉絲文化。于是跟風潮四起,《快樂男聲》《我型我秀》《絕對唱響》等等大量同質化的選秀節目層出不窮,漸漸降低了電視藝術的審美品味和情趣。直到2012年,一個由四名導師帶著學員團隊PK的真人秀節目《中國好聲音》再次點燃了草根的音樂夢想。不過,和之前的平民音樂真人秀節目一樣,《中國好聲音》也面臨高質量的選手后勁不足的現實,不得已只能到處挖掘有故事的草根歌手,并不斷地進行話題炒作和故事煽情。而真正將節目本源與音樂發生關系的則是《我是歌手》,隨后出現的《蒙面歌王》《天籟之戰》《幻樂之城》以及短命的《全民星戰》也都把目標鎖定在職業歌手。

對于這些大牌云集的真人秀節目,在給予人們高質量的音樂享受的同時,人們也遺憾地發現,中國歌壇斷代嚴重,老一代漸漸老去,年輕一代還難擔大梁。選秀節目消費的主體是傳唱了多年的老歌,在新瓶裝舊酒的重新包裝之后,人們發現經典老歌散發著歷久彌新的魅力,但是被翻唱的新經典卻不是很多。另外,不少尚有創作力的歌壇主力,因為利益游離和混跡于真人秀場,遠離音樂創作,無形中削弱了音樂的原創力。

如今,作為歌手,出唱片、辦演唱會費錢費時費力,不一定賣得動、掙到錢,但是一位大牌參加一檔真人秀動輒幾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的出場費。明星頻繁參加真人秀節目無形之中哄抬了明星身價,造成了市場秩序紊亂。此外,從表面上看,音樂真人秀節目熱鬧火爆,貌似歌壇一片盛世繁榮,但是這些年歌壇又出了幾個能扛鼎的新人、能唱的響的新歌?從某些意義上說,音樂真人秀欄目泛濫,做音樂的人趨之若鶩地去做電視節目,忽視了自己的藝術本位,這無疑拖了流行樂壇發展的后腿。《我是歌手》藝術總監、音樂人梁翹柏說:“真人秀節目不是為樂壇服務的一個節目,它沒有責任去把樂壇搞好或者搞得不好,他們只是做電視節目,只是用音樂來包裝他們的電視節目……但是樂壇必須要努力,必須要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我們也不能靠電視臺去救樂壇,因為電視臺是救他們自己電視臺的收視率,不是來救樂壇的。”沒錯,要想拯救死氣沉沉的流行樂壇,不能靠任何外力,還是需要音樂人踏踏實實地做音樂。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等待》這首歌很不耐聽,真正展現實力的是黃媽翻唱劉歡的《離不開你》,那感情投入程度,那撕心裂肺的高音,那氣息控制能力,真是轟動全場!
發表于2019.08.08 10:00:29
2
106.057.***.***
106.057.***.***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19.08.06 07:47:34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59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