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比海更深
李夢 于 2019.08.13 11:43:41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之前此欄曾介紹一部美國電影《觸不可及》(見《樂·影系列:喂,歌劇有什么好聽? 》[作者:李夢 ] ),講的是高位截癱的白人男子與黑人看護之間互相扶持的感人故事。今次我們談到的電影《深海長眠》,主人公也是一位因突發事故而全身癱瘓的病人,只是,與《觸不可及》中的溫暖與明亮相比,這部十五年前上映的歐洲電影更顯深沉甚至晦暗。

《觸不可及》中,導演用大量筆墨描寫友情,尤其感慨于跨越身份與種族的友情之可貴。而在《深海長眠》中,主角的友情與親情故事被輕輕帶過,主要談論的是他在重病時遇見的兩位女子,以及因此牽引出的兩段糾葛的、意味深長的愛情。因一場變故,原本陌生的男女相識、相知繼而相戀;同樣也因為這場變故,相愛的兩人最終無法相守,于生命意義與價值的追問之外,又添多遺憾與哀傷之感。

《深海長眠》一直在討論“遺憾”這件事:男主角雷蒙曾是一名海員,卻因某次意外而高位截癱,此后的二十多年再也無法親近大海;男主角為求安樂死,與維權女律師茱莉婭相識,女律師因自己同樣受到慢性疾病的磨折而萌生去意,與男主角相約一同自盡,卻在最后關頭爽約;單親媽媽羅薩因照料雷蒙的起居而愛上他,卻為完成愛人的心愿,不得不親自幫他服下毒藥……電影雖已上映十數年,仍頻繁被人談論,原因不單在于片中演員的出眾演技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諸多獎項,也因為這電影觸及生死和愛情等我們每個人都不免思考的問題,同時亦不斷追問銀幕前的觀眾:生而為人,如何面對生命中的無解與遺憾?

  • 片中有一段落,尤其讓我印象深刻:某個午后,臥病在床多年的雷蒙做了一場夢,夢見自己終于可以自如行走。他離開被困多年的臥室,從窗戶躍身而出,飛翔在半空,俯瞰田野、山林與草木,呼吸自由,最終來到想念已久的海邊,遇見茱莉亞,與她擁吻。醒來后,雷蒙無奈地發覺那一場自由的徜徉不過是幻夢一場,只有黑膠唱機在旁若無人地轉動,《今夜無人入睡》的旋律在房間中蜿蜒流動。

    《今夜無人入睡》可說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創作的最為人熟知的詠嘆調,出自他最后一部歌劇作品《圖蘭朵》。劇中,卡拉富王子答對圖蘭朵公主給求婚者的三個問題,圖蘭朵公主卻不愿與他結婚。王子告訴公主,如果她猜得出自己的名字,自己便答應不娶她,甚至甘愿被處死。公主嚴刑逼供王子的侍女柳兒,柳兒自盡以保守秘密。天亮后,公主仍未猜出王子姓名,而王子選擇原諒公主,兩人成婚。這首由劇中王子演唱的詠嘆調,熱切地表達自己對于公主的愛慕,雖然夸張,卻也感人。都說“愛情讓人盲目”,古今皆然。

    多年前初看歌劇的我為柳兒之死而感傷,為公主的任性與狂傲而氣憤,甚至不滿王子在柳兒死去后仍與公主成婚。后來,年紀大一些,漸漸明白劇中的王子、公主與柳兒,面對的其實不只是愛或不愛,更多的是生命中的遺憾與無常。王子愛公主,卻觸不可及;柳兒愛王子,卻無法告白;公主與王子的最終結合,經歷重重波折,最終亦要背負宿命的重壓。這些考驗與困境,不單屬于《圖蘭朵》中的幾位主角,《深海長眠》中深陷愛情的男女亦無法逃避。歐洲不少電影不喜歡好萊塢式大團圓,偏愛用這樣的缺憾與失落提醒我們:這漫長一生,固然有鮮花陽光,也有錯過,有無奈,以及比海更深的遺憾。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44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