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經典歌曲改編不妨多一分包容
黃宗權 于 2019.10.30 15:22:40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在展開討論之前,筆者想先表明立場:不光對經典歌曲的改編,對文藝的創作(改編在某一種意義上其實也是一種“創作”),都應該多一分包容。

本文的話題是由前不久的兩起經典歌曲改編事件而起的,我們就基于這兩出個案來談:一起是譚維維團隊演繹(改編)《西游記》主題歌《敢問路在何方》,另一起是王菲演繹(改編)《我和我的祖國》。

我們首先拋開譚維維和原作者許鏡清的版權糾紛不談——因為這事沒什么可說的,如果許鏡清說的屬實,那過錯無疑在譚維維一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查閱一下《著作權法》第三十五條、第三十七條的內容。如果把繁冗復雜的法律條文用一句話簡單總結出來就是:演出和改編都要事先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并支付相應的報酬。

法律的問題交給法律解決。在必須遵守的法律之外,譚維維和王菲的改編事件有兩個共同點:一是,改編的都是可謂家喻戶曉、可以倒背如流的經典歌曲;二是,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評和指責。尤其是王菲,因為在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演唱了一首表達濃郁愛國情懷的藝術歌曲,在中文網路上遭到了大量嚴厲的攻擊,甚至是謾罵。

超越日常口語,學術性地界定“經典”(Classic)作品其實并不容易。不過這個概念至少包涵了兩層互相關聯的含義:一是該作品必須是同類作品中優秀的杰作;二是該作品經受了時間的檢驗,并產生了持續且廣泛的影響。

從這個意義上,《敢問路在何方》和《我和我的祖國》都是中文歌曲中當之無愧的經典之作。這兩首創作于上世紀80年代的歌曲,有著深深的時代印記,無數中國人是在這兩首歌的歌聲中長大(或者變老)的。

  • 它們何以成為經典,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也不是本文要解決的任務,但我們仍可以拿《我和我的祖國》來稍作分析。除了旋律優美、質樸親切、朗朗上口以外,《我和我的祖國》的歌詞成功地將宏大的家國敘事和中國文化中深厚的鄉土情結聯系在了一起,并以一種隱喻的擬人的方式,將祖國化為了有血有肉、溫情脈脈的“母親”。

    像“裊裊炊煙,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轍”這樣具有詩情畫意和田園氣息的歌詞,契合了當時社會整體“尋根”情緒的余溫,也一次次勾起國人對故土的懷念和重新“審思”。“我分擔著海的憂愁,分享著海的歡樂”這樣的表達也比直白地呼喊“我愛XX”更加高明和巧妙,當然也更有力得多。它超越了一般意義的個人與國家的實體關聯,就像斯美塔那的《沃爾塔瓦河》絕不只是指向了那條捷克的河流一樣。

    英國作家羅斯金(John Ruskin)就說得挺好,別說言辭的歷史,就是行動的歷史也不如藝術的歷史真實。音樂和詩歌做不了假,以情真意切的方式打動個體內心的藝術,總是更能經受時間的檢驗。

    這些作品經過持久的反復的演唱,已經讓聽眾形成了某種固定甚至是“刻板”的印象,歌詞以及和歌詞相連的旋律、節奏形成了格式化、符號化的藝術表達,就連表達的方式都是“固定”和令人熟知的。當我們看到《敢問路在何方》這首歌名,耳邊首先響起的難道不是蔣大為那高亢嘹亮的聲音?

    正是由此,任何違背這種“熟悉感”的演繹都會讓特定的觀眾群體產生極度的不適,這也正是改編經典作品的風險所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批評兩位歌手的人并非全然是偏激或情緒化的,因為兩個人的演繹都和原唱的“套路”相去甚遠。

    改編經典的風險和困難還不止于此,還在于不同年代的人對不同年代出現的歌曲,在接受的程度上是不一樣的,這背后有著容易被忽視的心理學依據。

    《紐約時報》曾對Spotify的大數據進行分析,并說明了這樣一件事: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其音樂趣味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形成了,而且女性的音樂趣味比同齡的男性確立得更早。《紐約時報》分析了1960年至2000年間發行的每張“公告牌”(Billboard)評論量最高的歌曲,發現成年人評論為喜歡的歌曲,大都是在這些評論者十幾歲的時候發行的。塑造音樂趣味的關鍵時段與青春期息息相關,20歲以后聽到的音樂,對絕大多數人畢生音樂趣味的影響不超過50%。

    這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么不同年齡的群體會對各自喜歡的歌星相互鄙視,也說明了改編經典歌曲在任何時候都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兒。

    不過,本文主張對經典歌曲的改編多些包容,絕不僅僅是體諒改編的困難和不易。而是基于這樣兩點理由:第一,在原則上包容甚至是鼓勵對各種經典藝術作品的改編,是使經典藝術作品經由新的演繹而不斷獲得生命力的重要途徑;第二,在一個高度現代的文明社會,我們應該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多樣豐富的現實生活中,很多藝術或文化產品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的,但有人不喜歡,不是它們受到攻擊的理由。相反,我們能做的是嘗試理解和接受這些藝術或文化產品。

    可以說,是否能接受藝術的“異端”是一個社會是否文明、開放的重要標志——當然,這里的前提是,這些藝術行為沒有違背法律法規和公序良俗——就音樂來說,如果有一類音樂你不喜歡,那只能說明,這種音樂不是為你而準備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藝術好壞的標準,這種標準只有趣味之別,而沒有高下之分。

    道理大致講完了,文末再對王菲的改編多說一句,主要是試圖提醒那些以愛國的立場批評王菲的人——每個人表達愛的方式是不同的,王菲可以以她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國家的愛。為了寫這篇短文,我特地聽了王菲唱的版本,其實并沒有批評者說得那么糟糕,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王菲在“惡意篡改”,她一如既往“吐字不清”,也一如既往地不是我的“菜”——很遺憾,我的音樂趣味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形成了,王菲的音樂我確實也不喜歡。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9.122.***.***
    119.122.***.***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19.11.07 22:12:26
    9
    144.052.***.***
    144.052.***.***
    錢不錢到時無所謂,不尊重原作詞者的情感和意境是最大的侮辱!不凡有很多為了紅,改曲的垃圾歌手!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1.05 15:10:59
    8
    113.108.135.***
    113.108.135.***
    發表于2019.11.04 13:14:49
    7
    121.032.194.***
    121.032.194.***
    發表于2019.11.04 00:24:27
    6
    王菲也不是我的菜,因為我喜歡鄧麗君那種有情感的演唱。
    此帖使用Android裝置提交
    發表于2019.11.03 19:16:21
    5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9.11.02 09:23:03
    4
    與你相反,我覺得王菲這首是這十多年來最好的歌。
    一首可以單曲循環無數遍的紅歌,在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絕無僅有的。

    對比李谷一、韓紅的傳統高水準演繹,王菲卻是另辟蹊徑用了另一種風格,既適合時代變遷也適合她的聲音,而且還很好聽。
    不夸張地說,這比那一堆只會刻板提升唱功鉆牛角尖的前輩高明得多。個人覺得這次改編比當年的《靡靡之音》更完美。
    發表于2019.11.02 08:53:47
    3

    此帖使用VIVO XPLAY6提交
    發表于2019.10.31 20:16:35
    2
    121.008.255.***
    121.008.255.***
    發表于2019.10.30 15:42:0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00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