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音樂要有一個良好心態
張國勇 于 2020.02.05 16:42:28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去俄羅斯學習時,正值蘇聯剛剛解體,我經歷了改制后帶來的所有動蕩:政治秩序崩潰,經濟形勢堪憂,價值觀念混亂,但每晚莫斯科的音樂廳、歌劇院、芭蕾舞劇院燈火通明依舊,真實地體現了這里厚重的文化積淀。雖然老百姓的生活不富足,但藝術欣賞仍為精神生活的必需品。

俄羅斯近二百年持續繁榮的文化狀態,賦予這里民眾熱愛音樂的良好基礎。在當時,幾乎每家每戶都有這樣那樣的樂器,人們不屑于跟著伴奏帶去附和音樂,更愿親手把玩、和樂歌唱,所以俄羅斯幾乎見不到國內曾盛極一時的“卡拉OK”。

不僅如此,俄羅斯人的音樂欣賞水準也很高。柴科夫斯基音樂比賽時,我幾乎全程觀摩,發現每輪的新聞發布會總是俄羅斯樂迷的慶典:那時候,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樂學院大廳門口早早就人頭攢動,老頭老太太們懷揣自己打分的本子,一旦公布的成績與他們的相合時,便傳來陣陣歡呼;如果碰到分數與眾人相悖,正義凜然的他們總要扯著嗓子喊幾句“評委可恥”。俄羅斯文化的發展離不開熱愛音樂、享受藝術的國民,而這種愛又是基于人們對民族文化、世界文化的尊重。對于孩子亦是如此,俄羅斯的小音樂家們經常有機會上臺表演,演出結束之后,很多觀眾都會自發地拿著禮物,給予他們最親切的擁抱。小朋友在贊美聲中成長,在肯定與鼓勵之中奮進,特別有助于塑造藝術人才。

作為舞臺藝術的參與者,每一位藝術家、演奏員、演員都必須承受其不可復制性帶來的巨大壓力,但是人——總會犯錯。記得1979年,我在現場聆聽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樂團在京的演出,時至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第四樂章引子“阿爾卑斯山的號角”處,圓號第一聲就放了個“大炮”。但在我看來,這絲毫沒有影響一個樂團的偉大,依然被那場演出所震撼。

我以為,良好的音樂欣賞心態,首先是學會欣賞美好,而不被難免的瑕疵和不足所干擾。在我們的音樂廳里,常常會看到一些附庸風雅、略知一二的聽眾,他們喜歡挑刺,樂隊稍有差池便會引其不滿,一個連聾子都能聽出來的錯誤,他要以夸張的幅度左右搖頭,以示率先聽到。對于初出茅廬的新生代藝術家,贊美更是吝嗇至極;反而,面對越來越多的國外大牌樂團來華,即使銅臭味十足,也總能贏得他們瘋狂的掌聲。

音樂家的成才之路都始于童年,把自己美好的時光奉獻于事業,其中的辛酸與眼淚,業外未必知曉。我想,作為聽眾,對于音樂家,尤其是本土的藝術家,如果能夠多一點掌聲、多一點鼓勵,那對表演者的辛勤勞動一定是最大的肯定。我們常說藝術家都是“人來瘋”,觀眾越多,掌聲越熱烈,投入的熱情就越多,隨之而來的創造欲望和表達激情又很好地去回饋聽眾,形成良性互動。對于舞臺藝術的褒獎,掌聲是最珍貴的禮物。

2005年,北京國際音樂節上演瓦格納巨著《尼伯龍根的指環》,那是在中國的首演,當時的組織者為能挽留聽眾預想了各種怪招:有人獻計發面包和礦泉水;有人獻策發毛毯、鎖大門;宣傳上更是煞費苦心(刻意說明是因為北京聽眾欣賞水準高,才將高難度曲目引進國內欣賞)。沒想到開演當天,全場爆滿,掌聲雷動。說實話,當時的聽眾未必都能欣賞得了瓦格納歌劇,甚至可能因索然無味而酣然入睡,但被掌聲驚醒后,鼓掌卻比誰都熱烈,這足以說明京城聽眾的可愛。

良好的音樂欣賞心態需要開放、豁達的社會環境。網路提供了一個公允的話語平臺,這無疑是社會進步的標志,但同時,我們也都應擔負起相應的社會責任:多傳遞正能量,弘揚樂觀向上的積極精神,多一份贊美鼓勵,少一點冷嘲熱諷;多一份善意和愛心,少一點雞蛋里挑骨頭。給藝術家更多的肯定、鼓勵與掌聲,未來的舞臺上將會迸發出更多充滿靈性的火花。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良好的音樂欣賞心態需要開放、豁達的社會環境。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2.05 20:03:2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45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