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乐器 - 中外乐器介绍
    从小对声音敏感的寒鹰,来上海的头两天里,确实没能睡个好觉。但空调外机的声音是不是就不能算一种好声音呢?它不悦耳、令人烦躁,平常所说的噪音大约就是这样吧。但寒鹰对此却有自己的见解……
    从伟大女钢琴家克拉拉·舒曼的时代起,人们可能时常会想到一个问题:演奏同一首乐曲,男性和女性可有不同?有没有所谓的“男人”音乐?抑或此类问题只是男性沙文主义的反映?美国乐评人哈罗德·勋伯格就碰到过麻烦。他在一次研讨会上不经意地说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是为男人而作,因为手指跨度大,音量响,要求持久的耐力……
    可怜的钢琴,本来和Steel(钢)毫无关系,但是在中国被叫做“大钢”近一百年,想不“钢钢儿的”都难了。相比起其他乐器,钢琴在速度、力度、音准方面具有先天优势,跑得快、弹得响对于专业钢琴家而言并非多高深的技术。而无法像人声、弦乐器那样在一个音上做出渐强、减弱,很难演奏出真正意义上的Legato(连贯),这是钢琴这个“乐器之王”的缺陷……
    王戈13岁有了自己第一把电吉他,大学时候读的专业是计算机。他说如果自己当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本科毕业没有继续读书的话,可能成为一名程序员,把音乐仅作为一个爱好。不过当他在普林斯顿的音乐计算机研究专业继续深造之后,他发现二者并不存在鸿沟,计算机软件、人际关系、乐器之间其实可以连接起来。
    现代钢琴从羽管键琴发展而来,真正面世是1768年。那年都柏林举办了世界上第一场现代钢琴音乐会,钢琴作为乐器之王的地位从此确立。其后二百多年过去,人与钢琴之间的关系沧海桑田,一言难尽。作为演奏者身体的延伸或诅咒,灵与肉、缪斯与人之间的隐喻,比人体面积更大的钢琴一直是个谜,甚至是魔鬼的化身。当钢琴成为电影里沉默的主角……
    国乐大师方锦龙的乐器王国里藏龙卧虎:年代久远、价值不菲的编钟、琵琶、古琴似乎散播着来自远古的飘渺音律;来自大洋彼岸的乌德、西塔尔、沙兹、雨树、海浪鼓……各种千奇百怪的乐器传递着非洲部落文化、中东游牧民族等世界各地的民俗风情。他与这些乐器“邂逅”的故事精彩纷呈,乐器更为他的创作带来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激情……
    圆号,即法国号,是莫扎特最喜爱的乐器之一。他通过圆号,吹出了内心的正中和平同外部世界山静秋鸣的交感;吹出了灵魂天涯飘零,衰草逢春的苦与乐;也吹出了他的长年旅行生涯的内外阅历和体验。 交响乐队的铜管乐器组包括小号、圆号、长号和大号。圆号来自猎号。德国人把自然圆号称作森林号角……
    我那天看了那个成公亮先生的一个小视频,给我看得就是很感动。他是说《文王操》。就是说古人的一种君子气度,很美好的这么一种感觉,哎呦,我说这个,就是怎么讲?就是你世道再烂,再怎么样,仍然会有这样一枝子人守着这个中国文化的这根脉呀,咱们得把它续下去,因为这里面藏着的是人性。
    古琴音乐它谱子有三千多首的,记录的谱子有三千多首。那我们现在能弹的也就一百首,因为它是古谱,有些节奏各方面都不是,需要高手去翻译,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小曲两三月,大曲一两年,你知道吧?这个人要把这一个作品弹好的话。但是呢,你通过古琴音乐可以了解当时的音乐现象……
    琴的地位已经被14弦的筝所篡夺。我们看到,古筝手成了国乐团的核心,他通常坐在舞台中央,像弹奏竖琴一样快速推动着琴弦。在世界各地的豪华演出中,筝与二胡、琵琶、阮、埙、笛、唢呐和编钟的合奏,演绎着东方国家主义的宏大趣味,但那种凌乱、嘈杂及其不和谐的声音狂欢,却掩蔽了古乐器的灵魂之声……
    琵琶是一种拔奏弦鸣乐器,原称“批把”,因弹奏方式而得名。公元四世纪,一种有着半梨形音箱、曲项、四弦或五弦、四个相(品柱)的琵琶自西域传入内地。从白居易的不朽名诗《琵琶行》足见琵琶在唐宋时期相当盛行。“琵琶”二字,在中国古代是摹拟演奏手法的形声字,右手向前弹出曰“琵”,向后弹进曰“琶”,是弹奏时的两个基本手法。凡是抱在怀中的、用这两个手法……
    乐器和人一样,也是有性格的,就像人的嗓子,有的人的嗓子可以唱得高一些,有的人的嗓子却只能唱低音。什么样的嗓子唱什么样的歌是不能乱来的,这也有一种看不到的规律在里边,如果违反了这种规律,歌者就会唱得很不像话。音乐永远是一个人的,上百上千人在一起听音乐,真不知道人们在那里听什么?乐器是有性格的,它静静地待在那里什么也不是……
    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秦筝东渐南移,跟当地的戏曲、说唱和民间音乐相融汇,结果形成了许多各具特色的流派和风格。传统的筝乐被分成南北两派,但仍可以作更进一步的较为细致的区分,诸如河南筝、山东筝、潮州筝、客家筝、浙江筝等。本文所介绍的只是汉民族筝乐的五个主要流派,并不包括中国少数民族朝鲜族的伽倻琴和蒙古筝“雅托葛”
    笛,唐代称之为“龙吟”,因而具有龙文化的特征。唐代诗人李白曾赞美道:“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及至唐代,竹笛的音色发生了巨大变革,以刘系制作的七星管、蒙膜助声而最为引人注目,中国笛从此进入贴膜变声的新时代。唐诗三百首,作为唐代大文化背景中一朵美丽的奇葩,从古自今闪耀着耀眼的光芒,从笛箫情缘的角度宏观她,仅仅展示出了唐诗三百首魅力海洋中的一束浪花而已。
    中国的古琴音乐是中华民族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千年来,从传说中的伏羲、神农、尧、舜到有史可查的皇帝、贵族、文人、雅士,他们或以显赫的权位,或以精美的言词观照古琴音乐,使古琴音乐头上闪烁着耀眼的光环。而古琴音乐又融汇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科学、文学、艺术,构成了古琴文化,进而使中国古代文化生辉。本文就古琴音乐中的文学和美学两部分进行初步探讨。
    《连线》杂志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假想:Zenph的研究很可能导致音乐家们纷纷注册自己的“风格版权”,并在与类似的技术公司交易时收取费用。但如果一台机器需要付费购买后才能使用音乐家的风格的话,一个音乐家模仿另一个时需要付费吗?如何界定“风格版权”?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过音乐史的教育,并被它影响。电脑学习音乐家的风格,和人脑学习音乐家的风格,这当中到底会有多大区别?
    箫笛美的研究,是一个新课题,笔者以为可以归结为箫笛的音质美、韵味美与装饰美等诸方面。笛音质美的基本特征是穿云裂石。民间长期流传着箫的音质高如笛音、低如钟声的一种说法,似乎可以概括为箫音质中飘逸、清冷、润气、回肠的不同色彩,使之归为一说,那就是清幽雅致,富于诗意,这几个字可以作为箫音质美的点睛之语。
    古琴的制作历史悠久,许多名琴都有可供考证的文字记载,而且具有美妙的琴名与神奇的传说。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齐桓公的“号钟”,楚庄王的“绕梁”,司马相如的“绿绮”和蔡邕的“焦尾”。这四张琴被誉为“中国古代四大名琴”。现在,这名扬四海的“四大名琴”虽已成为历史陈迹,但对后世的影响是极大的。
    中国乐器本来就是以独奏和小组合奏为主,近代因为要将中乐交响化,故把乐器----包括乐器用弦----的构造也西乐化,即趋向发声响亮以便于在舞台上合奏,古琴也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乐器弦已经基本上都用钢弦代替了原来的丝弦。这个做法对不对还存在很大争议,但改变以后已经把一般中国乐器原有的风格完全放弃了,再也走不回头了。只有古琴用丝弦还没有被完全淘汰
    从1971年新生的“口笛”(又名俞氏笛)到1977年浙江河姆渡出土的“骨哨”、“骨笛”,人们惊奇地发现二者之间竟有如此的相似,而这个相似却走过了七千多年的历程。笛子在这七千多年历程中的沿革和发展不由令世界惊叹:中国竹笛艺术是如此地瑰丽多姿,历代文人曾为它写下了无数美妙的诗篇:“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促杜工部潸然肠断,使喻成龙鬓发成霜。
  • 1
  • 2
  • 3
  • 4
  • 5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