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2
  • 品碟 - 音樂樂評
    如今算來,拉特在柏林愛樂留下的遺產,就是馬勒的《第十交響曲》。其他的則有與維也納管弦樂團合作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與伯明翰城市交響樂團的馬勒《第五交響曲》、《第八交響曲》,都算權威版本。拉特傳播馬勒的愿望是其人生的頂點……
    上一張錄音室專輯發布整整兩年后,李志團隊自稱“改革開放搖滾風格最重要的一張專輯”《在每一條傷心的應天大街上》采取了數字專輯線上購買的方式發布,定價20塊錢的專輯上線前3天的銷量就超過了五萬份,如果這個數量是實體唱片,大概可以比肩當前最熱門的流行歌手。
    《你的名字。》票房奇跡始于影片上映前十余天。2016年8月15日,關于電影的評論數開始激增(正式上映是8月26日),主要的貢獻者是一支叫RADWIMPS的日本流行搖滾樂隊。27首電影原聲,4首人聲歌曲,RADWIMPS負責的電影原聲制作歷時一年半方才完成……
    郭頂的這張專輯,如果可以定義的話,我更愿意定義為Indie R&B-Rock。在很多歌迷眼里,R&B和搖滾似乎是兩種截然不同、甚至涇渭分明的曲風,玩Blues-Rock的很多,但把R&B和搖滾結合的卻很少。因為R&B曲風曾經的火爆,甚至成為主流、商業的代名詞,往往讓人很難將它和純粹的搖滾樂聯系在一起……
    皮褲、頭條、教父、搖滾、導師、章子怡……在談論汪峰的時候,這些關鍵詞幾乎無時無刻不圍繞在他左右。這其中,有娛樂事實的陳列,也有不懷好意的戲謔與嘲諷,但即使錯過了所謂一條又一條的頭條,汪峰這個名字卻依然屹立在樂壇的頭條……
    如果你喜歡尼爾·揚(Neil Young)1970年的第三張個人錄音室專輯《淘金熱后》(After the Gold Rush),一定是出于很純粹的原因——好聽。此時,全明星樂隊CSN&Y(Crosby, Stills, Nash, Young)剛于1970年的夏天解散……
    Mark曾對媒體說:“別人都喜歡把我定義成音樂人,但我更傾向于把自己看成一個小說家。”他的音樂履歷確實能反映這一點。如果說紅房子里寫的是Mark年少輕狂的故事,那在Sun Kil Moon時代,書寫的就是他從而立之年走到不惑之年的歲月變遷。
    2011年去世的蘋果公司創辦人喬布斯是一個音樂迷。除了貓王、披頭士與鮑勃·迪倫等歌星外,他在古典音樂里鐘情巴赫,尤其癡迷古爾德1955年與1981年演繹的兩個《哥德堡變奏曲》版本……
    能猜到Lady Gaga新專輯《Joanne》的主打風格是什么嗎?有年代感的鄉村、民謠和搖滾。當然不是純粹的,而是基于流行的框架內衍生出的鄉村、民謠和搖滾等風格大雜燴。做一張元素眾多的專輯對于自我風格鮮明的大牌來說未必是好事,很容易被揣測是否陷入瓶頸和困惑……
    挪威樂隊Ulver是公認的大師級樂隊。1993年成立,他們的風格十分多變,從早期的黑金屬到純粹的民謠,又歷經實驗、前衛、電子、氛圍,還做過電影原聲,難以用某一標簽來定義。今天說的這張專輯,是Ulver出道之初仍為“黑金屬”樂隊時期的《Kveldssanger》……
    推薦理查·斯特勞斯總是一件頗擔風險的事情,因為無論作曲家生前身后,討厭他的人都不在少數。我是一個經常被他音樂感動的人,即便我明明知道他的音樂大多是在有意識地賺取感動,我也心甘情愿地甘之如飴,就算流下激動的淚水也并不覺得有何尷尬……
    卡蘭德若的音樂宛如來自遠古的呼喚,同時緊扣當代人的心靈脈搏。從歐里庇得斯的古希臘悲劇到安哲羅普洛斯的光影詩篇,訴說了人類于歷史滄桑變幻中的困頓與無奈,過去的包袱與現實的虛無形成雙重負載,先民的史詩氣魄與當代個體的卑微嘆息扭結為復雜的變奏……
    如果不是9月30日于工人體育場盛放的“崔健滾動三十”演唱會,我們幾乎意識不到,30年已經飛逝而過。從《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到《光凍》,從《一無所有》的吶喊到《死不回頭》的堅持,崔健用為數不多的6張專輯滋養和激勵了整整三代人……
    實體唱片的銷售呈現頹勢,已是有目共睹。然而,就是有一些唱片公司和歌手,能在互聯網、數字唱片及各路音樂APP的層層包圍之下,為實體唱片殺出一條逆襲的血路。面對如此艱巨的任務,他們究竟采用了哪些招式?
    稱黑膠的音質優于CD,在技術指標上完全沒有根據,在聽感上也無法感受,但如果要昧著良心說話,那就沒辦法了。所以此次“上海黑膠文化節”主打文化尋根的旗幟是完全正確的。不過,文化尋根這種情緒屬于極少一部分人,“文化節”則屬于大眾,這里面有矛盾的地方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謎樣人生》時,聽到這支曲的。當時它是作為BGM(背景音樂)出現的,行云流水的琴聲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聽了兩句,我的耳朵就被緊緊拽住了……
    新成員的加入,并沒有讓新的零點樂隊蒙上任何的陌生與疏離感,反倒讓這支老牌樂隊的靈魂更為豐滿和豐富,顯然,重新組合的這支老樂隊又重獲信心,帶著全新專輯《我還愛著你》又開始活躍在歌壇,如果你還愛著零點樂隊,請給予他們信心和鼓勵,并與他們一起,把零點的精神延續下去吧!
    美國大提琴家林恩·哈雷爾(Lynn Harrell)長期為我國愛樂者忽略,即便他曾經幾次來北京、上海、廣州演出過,也未掀起任何波瀾,這大概算是一種令人尷尬的現象吧?須知哈雷爾在美國和歐洲有著范圍很廣的忠實聽眾群,他在大提琴演奏、錄音和教育方面輝煌了三十余年……
    1974年,科恩40歲,他創作并發表了《誰罹于火》(Who by Fire)這首歌。自發表之后,這首歌久演不衰,成為民謠-搖滾世界中膾炙人口的名作。《誰罹于火》是科恩對宗教世界、那位老上帝的直接的叩問。問題如此迫切,在科恩后來的創作中,這樣的追迫再沒有過……
    “告別”是一部獨特的作品,在鋼琴奏鳴曲方面,它是貝多芬“英雄時期”的收官之作。該作有英雄時期的充實感,可作為貝多芬告別朋友的紀念,第一樂章比較特別,而并不激昂,第二樂章更流露一些悵然的因素(篇幅也較短),直到終曲,光輝的音樂形象才完全出現……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2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