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品碟 - 音樂樂評
    如果不是9月30日于工人體育場盛放的“崔健滾動三十”演唱會,我們幾乎意識不到,30年已經飛逝而過。從《新長征路上的搖滾》到《光凍》,從《一無所有》的吶喊到《死不回頭》的堅持,崔健用為數不多的6張專輯滋養和激勵了整整三代人……
    實體唱片的銷售呈現頹勢,已是有目共睹。然而,就是有一些唱片公司和歌手,能在互聯網、數字唱片及各路音樂APP的層層包圍之下,為實體唱片殺出一條逆襲的血路。面對如此艱巨的任務,他們究竟采用了哪些招式?
    稱黑膠的音質優于CD,在技術指標上完全沒有根據,在聽感上也無法感受,但如果要昧著良心說話,那就沒辦法了。所以此次“上海黑膠文化節”主打文化尋根的旗幟是完全正確的。不過,文化尋根這種情緒屬于極少一部分人,“文化節”則屬于大眾,這里面有矛盾的地方
    《Nuvole Bianche》(白云),我是在B站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謎樣人生》時,聽到這支曲的。當時它是作為BGM(背景音樂)出現的,行云流水的琴聲像清凌凌的河水流淌,只聽了兩句,我的耳朵就被緊緊拽住了……
    新成員的加入,并沒有讓新的零點樂隊蒙上任何的陌生與疏離感,反倒讓這支老牌樂隊的靈魂更為豐滿和豐富,顯然,重新組合的這支老樂隊又重獲信心,帶著全新專輯《我還愛著你》又開始活躍在歌壇,如果你還愛著零點樂隊,請給予他們信心和鼓勵,并與他們一起,把零點的精神延續下去吧!
    美國大提琴家林恩·哈雷爾(Lynn Harrell)長期為我國愛樂者忽略,即便他曾經幾次來北京、上海、廣州演出過,也未掀起任何波瀾,這大概算是一種令人尷尬的現象吧?須知哈雷爾在美國和歐洲有著范圍很廣的忠實聽眾群,他在大提琴演奏、錄音和教育方面輝煌了三十余年……
    1974年,科恩40歲,他創作并發表了《誰罹于火》(Who by Fire)這首歌。自發表之后,這首歌久演不衰,成為民謠-搖滾世界中膾炙人口的名作。《誰罹于火》是科恩對宗教世界、那位老上帝的直接的叩問。問題如此迫切,在科恩后來的創作中,這樣的追迫再沒有過……
    “告別”是一部獨特的作品,在鋼琴奏鳴曲方面,它是貝多芬“英雄時期”的收官之作。該作有英雄時期的充實感,可作為貝多芬告別朋友的紀念,第一樂章比較特別,而并不激昂,第二樂章更流露一些悵然的因素(篇幅也較短),直到終曲,光輝的音樂形象才完全出現……
    提及吉列爾斯,相信很多人即會想起他那璀璨精準的技巧和鮮明生動的音色,雖然他的演奏風格隨著年齡的增長與經驗的豐富而有所變化,但直到晚年這仍是他標致性的特征,他始終以自己輝煌的技巧讓鋼琴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和令人目眩的色彩。
    與其他音樂類選秀節目不同,《中國好歌曲》是我很喜歡的一個舞臺,它給內地樂壇帶來了一些暖意。它推崇優秀音樂作品,讓更多歌手能夠在這個舞臺上一展歌喉,可以說是內地樂壇的黃埔軍校,第四季中國好歌曲即將拉開帷幕。辭舊迎新,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這幾首優秀的歌曲吧!
    如果不是因為臺灣金曲獎,柯智棠這個名字對于大多數歌迷來講,就將是一個陌生的存在,或者還要一直陌生下去。雖然,在入圍“最佳新人”和“最佳國語男歌手”兩項大獎的同時,柯智棠并沒有將這兩個獎帶回家,但卻讓他的音樂……
    查爾斯·麥克拉斯,出生在美國的澳大利亞指揮家,一生成就在莫扎特和捷克音樂,上世紀40年代末成名英倫,是改變倫敦薩德勒泉歌劇院歷史的重要人物。麥克拉斯的可貴之處在于畢生低調,作為業內公認的超一流天才音樂家……
    “二專魔咒”還是沒有放過陳粒,被她的首專《如也》驚艷過的人大都在聽過《小夢大半》后失望了。當年她像無根無基師出無名的野路子女俠般出場,憑一股勇攪動江湖,唱的是民謠,卻另辟與一眾小清新男女和有故事的大叔們不同的蹊徑……
    可以這么說,這確實是一個巨星缺失的時代,無論是流行還是搖滾。而Coldplay無疑就是這個獨立搖滾盛行的年代,為數極少可以稱得上巨星級的搖滾樂隊。他們有創新的勇氣,他們有流行的實力,他們也有人文的重量。至少從Brit-Pop的角度來講,Coldplay已經成為了迄今為止狀態最穩定的樂隊。
    哈恰圖良的作品具有獨特的音樂語言和鮮明的藝術個性:融合了高加索地區的東方民間音樂文化和歐洲古典傳統,情感充沛奔放,節奏強勁多變,配器色彩絢麗,織體層次細膩,優美旋律令人耳不暇接。讓這樣美妙的音樂擦肩而過,絕對是損失!
    她們趕上了有利的時代——2001年二人出道時新人潮尚未出現,港樂的余暉仍在,創作力量猶存。二人在公司快速混熟,又都清新可愛且神似,于是被經紀人霍汶希撮合成組合,以Twins的名字出道。出道三個月,首張EP《Twins》即發布,且奇跡般很快售罄……
    三十年前,我還沒有激光唱機,但已開始買 CD,原因是有些曲目在磁帶和密紋中找不到。因為 CD 是隨著數位錄音技術的研制成功而誕生的錄音制品,所以最早的唱片封面上都印有 DDD 的標志,也就是說,這些錄音全是1980年以后的演奏……
    《老好人》專輯里的音樂,也會有很多人說老派,這種說法就像聽音樂必須和時間賽跑似的。其實,音樂不適合用老派和新潮來劃分,即使你會說這張專輯里的音樂,讓人想起八、九十年代的臺灣流行音樂,這其實也并沒有什么不對……
    Babymetal的設定初看有點胡鬧,以一位少女主唱、兩位跳舞/尖叫的更加幼齒的蘿莉以及尸臉大叔組成的“神樂隊”攬下J-pop和金屬兩種風馬牛不相及的風格,又膽敢在執著又專一的金屬黨面前打出“拯救金屬”的名義,難怪指責她們“辱沒了金屬”的聲音源源不斷……
    如果說“衣濕”在《神怪辭典》里,用黑色幽默有音樂語言,展現了一個黑色幽默的世界的話,那么這一次新專輯《流杯池》里的他們,則暫時放下了他的嬉笑怒罵、耍刀弄槍。如果要問這一次的“衣濕”怎么了,那就是三個字:回家了……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
  • 2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