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
  • 113
  • 评论 - 评论行业、评论音乐
    中国目前交响音乐演出中90%以上的曲目被国外作品所占据,而中国作品在世界上享有声誉者也就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钢琴协奏曲《黄河》等少数。究其原因,作品的本身不能为人所知是主要因素……
    柏辽兹的音乐的魔性,大多来自绝妙的配器。法国人感官敏锐,如同音响精妙的调色大师,细节处犹见微妙(这一点德国人力有不逮,舒曼交响曲的配器,是其要命的短板)。放开音乐结构与内涵只关注声音效果,《幻想交响曲》则可听性极强……
    一首《别君叹》,很快从《经典咏流传》这个节目,流传到了互联网、流传到了朋友圈。这个时代,每天都会流传着很多热点、很多话题,以及很多旋律,但这其中却是博人眼球和刺激本能的多,像《别君叹》这样以底蕴和内涵来流传的例子,真是不多!
    勃拉姆斯这一次终于没有让音乐结束在渐弱的迷茫中,他省去了呈示部的重奏,甚至省去了奏鸣曲式中的展开部,让乐曲的主部主题和副部主题直接再现,并将音乐推向了光辉灿烂胜利辉煌的尾声,最终契合了贝多芬交响曲中最典型的主题 —— 战胜黑暗,赢来光明……
    “辣妹”(Spice Girls)重组巡演的脚步近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属于“辣妹”的五年(1994-1998),她们卖掉8500万张专辑,“Girl Power”(女生力量)的口号响彻全球,在高度商业化的加持下把女权主义的种子种在无数少女心中,粉丝中诞生大明星如Adele、Little Mix、Katy Perry……
    不少人都在“吐槽”今年奥斯卡不好看,有人说像《水形物语》这样的小众文艺怪片得奖是美国电影最高奖的一大倒退,还有人说《三块广告牌》和《华盛顿邮报》等得奖或提名的电影过分宣扬所谓的美国主旋律价值观……
    音乐行业在2017年留下了什么?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几位相关人士:索尼音乐大中华地区前CEO徐毅,他目前正筹备新一届CMA“唱工委音乐奖”的评选工作;姜树经营了十多年独立音乐厂牌“树音乐”;乐评人李皖则依然保持着听实体CD的习惯……
    熟悉马勒的创作历程和交响曲艺术蕴涵的人都清楚,他最后完成的两部杰作《大地之歌》与《第九交响曲》已经把贯穿作曲家一生的悲剧意识和生命哲思推向了顶点。无论是前者基于唐诗文本的深挚咏唱,还是后者以纯器乐形态呈现的交响情味,人们听到的都是马勒心扉的彻底坦露……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就立志为社会进步作贡献。她到底推动了多少进步呢?但社会已变化迢迢。作为乔布斯的前女友,贝兹“几乎任何事情都和他观点不同”。何止与乔布斯和迪伦,她与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都不同,总是更硬更纯粹的一个。但这就是琼·贝兹。
    文化传承就是人的一条锁链,把过去跟未来串起来,文化一断,我们的锁链就断了,我们既不知道我们从哪里来,更搞不清楚我们要去哪里。我现在实践的所谓的科技美学,实际上是把科技当成一种有生命力、生产力,有精神文化的媒介……
    俄罗斯小说家巴别尔在《敖德萨故事》里写道:“雅沙·海菲兹是在我们的城市里开始其音乐生涯的。”他接着说出了作为小提琴神童的海菲兹在敖德萨的出场价格,每场八百卢布,一个月十五场,能挣一万两千卢布。可见当年的海菲兹,是作为犹太儿童的偶像出现在巴别尔的世界里的……
    这是一种飘渺的、模糊又明亮的声音,一种在现实和梦幻边缘的声音。王菲不只“小红莓”这一个老师,但王靖雯变成王菲,确实是从这里开始的。后来,广东话的《梦中人》变成了普通话的《挣脱》,在中文世界进一步扩散。自那以后,华语女声歌曲的主流气质变了,变得清新、清凉而忧伤……
    如果关注好莱坞电影配乐,你会发现大导演们的作曲家选择如此之少。在合适的时候用器乐渲染气氛、推进情节,用准确的歌曲捕捉当下及点睛,大部分作曲家这样为大片配乐,冰岛作曲家约翰·约翰森(Johann Johannsson)是个异类……
    羽生结弦对于波兰作曲家这首时长九分钟左右的钢琴曲十分钟爱,时常研究不同钢琴家的演奏版本,并自称最喜欢波兰钢琴家齐默尔曼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现场录音。他在短节目中频繁使用的背景音乐,便是出自齐默尔曼之手……
    先于实体书店全行业崩溃十来年,实体唱片店也经历了一次灭绝性崩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每次去外地、外国演出,必要到当地的唱片店逛一逛,每每满载而归,甚至导致托运行李超重。而从二十一世纪00年代末开始,我发现我逐渐无处可逛了……
    手上的这张CD,陈淑桦《黑发变白发》,四海唱片1986年专辑,以前我没有见过。若非拜手机互联所赐,使各个年代的遗物翻滚无际,在各淘宝店此起彼伏,陈淑桦的这10首曲目,我也没听说过……
    讲述二战的电影《指挥家的抉择》(Taking Sides)中,有一场在战后废墟上举行的音乐会,一众音乐家演奏的,正是这首弦乐五重奏的慢板乐章。台上,是病疾缠身、自知时日无多的作曲家笔下沉思内省的旋律,台下坐着的,是伟大的指挥家富特文格勒以及负责审讯他的美国军官……
    古已有之的说辞,就是把足球扯成蹴鞠,除了精神胜利,向来毫无意义。嘻哈作为一种亚文化的综合体,是音乐、服饰以及生活方式的合力。就连政府的官方钦认也做不得数,何况网络节目组。我们能把1995年当作中国嘻哈的元年吗?
    这几天,一年一度的世界移动MWC2018如期在巴塞罗那进行,相对于高曝光度的高端手机来说,低端低价产品似乎无法和这些高光舞台上的明星产品媲美。然而,在这个连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都彻底饱和的今天,如何在新兴市场拓展市场才是事关未来手机厂商保住市场份额甚至生死的关键。
    从勃拉姆斯的意旨和策略中可以窥见,艺术创新从来不像科学创新那般具有直线演进的性质,它可以突然前冲,也可以采取迂回,有时甚至通过倒退和折返达到出其不意。进一步,艺术创新比科学创新要求得更多……
  • 1
  • ...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
  • 113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