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28
  • 介绍 - 介绍音乐与器材
    2020年9月初,郎朗在DG旗下的专辑巴赫《哥德堡变奏曲》首发,立即席卷全球。其实早在年初,郎朗便携此曲巡演德国,回到国内后因疫情原因全球巡演搁浅。唱片让大半年未见到郎朗动静的西方英语舆论群情激动,大报小报昂首期盼一拥而上……
    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大庆,那年我19岁。国庆节前夕,从新闻里得知10月1日晚上会在外滩对岸的陆家嘴滨江燃放烟花,全家人很快达成共识——那天要结伴一同去外滩,找一个好位置近距离观赏……
    创作《悲怆》时,贝多芬29岁,已在维也纳音乐圈中成名,不乏拥趸。而他却用“悲怆”为这部经典之作命名,一说是他感伤于父母离世,一说是他感慨时光易逝而前途未卜,在我看来,此曲更像是已被耳疾所扰的作曲家直面命运的勇气与执着……
    营销推广当然也很重要,但如果没有迈克尔·杰克逊一开始就为《Billie Jean》的灵感碎片痴迷、如果迈克尔·杰克逊没有坚持要求昆西·琼斯按他的想法录歌、如果昆西·琼斯没有在录歌过程中表现出足够的专业度,如果没有《Billie Jean》这样一首好歌,一切都不成立……
    爵士音乐究竟是什么?对大多数人来说,爵士乐已经成了一个文化符号,我们心中会隐约浮现出被称为“爵士味”的东西。但如果要求人们对这个符号的印象进行概括,必定会感到十分吃力……
    有哪位作曲家,可以同贝多芬竞争世人最爱之交响曲作者的位置?莫扎特?勃拉姆斯?还是柴可夫斯基?其实是马勒,原本确实难以相信,但事实上,世界上许多乐团的演出数据已证明,当代听众对马勒交响曲的热爱,同贝多芬的作品相比,已经平分秋色……
    2002年上映的传记电影《永远的卡拉斯》是这位传奇女高音歌唱家的好友、意大利导演佛朗哥·泽菲雷里的作品,为纪念卡拉斯逝世25周年。该片并未像那些中规中矩的传记电影一样,依时序将主人公的生平经历细细说来,而是仅仅选择“灌录唱片”这一件看似寻常的小事……
    时间过去了三十几年,那盘磁带里的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词,我都能背下来。谭咏麟的《曾经》、钟镇涛的《情变》、达明一派的《继续追寻》、徐小凤的《城市足印》、许冠杰的《日本娃娃》、张学友的《月半弯》、蔡枫华的《尽诉心中情》……
    从网上的传言来看,今年新推出的iPhone 12系列将不再标配充电器,连5V1A也不给,而关于充电器这个话题,今年的GaN可是怎么也绕不开的热门谈资。最近GaN充电器在网上已经越来越时髦,那么这到底是个啥,它是怎么突然火起来的?
    音乐厅(Concert Hall)有狭义和广义之分。广义的理解就是提供音乐演出的室内场所。狭义理解是指功能性明确(演出古典音乐为主)、场地有极致要求的音乐演出与欣赏空间,它以维也纳金色大厅、柏林爱乐大厅、卡耐基音乐厅、三得利音乐厅、星海音乐厅等为顶级标准……
    在《不能说的秘密》中,《天鹅》是男女主角的心水曲目,也是两人爱情的见证。若时间回溯百多年,圣桑在1886年写下的这首短小却令人百听不厌的乐曲,恰也是作曲家本人的偏爱:它原本属于组曲《动物狂欢节》中的一首……
    钢琴家郎朗已经三年没开独奏音乐会了,今年3月重回独奏舞台,他带来了巴赫巨作《哥德堡变奏曲》。原本,他想在30岁生日弹,没达到理想效果,结果一等就是七八年。2020年3月1日,在妻子吉娜的家乡威斯巴登,郎朗第一次登台演出了《哥德堡变奏曲》……
    播放之初,已经有颇具影响力的公众号指出:虽然2020年刚刚过半,但目测“角落”斩获年度最佳国产剧的位置,已是无多少悬念的事了。一部杰出的电视剧,配乐往往是不容忽视的一环,《隐秘的角落》中也是如此……
    仍然还有不少手机消费者在使用有线耳机,原因很多,有的是不满意蓝牙耳机的音质,有的是有线耳机尚未阵亡,有的是使用习惯难以改变等等,这种情况下,可以了解一下线形声卡。
    交响曲到贝多芬这里,写作数量为何急剧减少?原因显而易见:规模加大,难度增高,形式与内涵的复杂度均空前提升。一句话,以质量换数量。对于贝多芬的直接前辈海顿与莫扎特,交响曲由于主题的精炼、思维的缜密、技巧的多样与结构的工整,俨然已是考验作曲家才思与技艺的试金石……
    粤语流行乐坛至今为止,走过了四十多年的日子,从刚开始的市井白话歌,到电视剧经典主题曲,到偶像时代的崛起以及是现在追求个性的年代,但是走着走着似乎也看不到未来。所以粤语乐坛,乃至华语乐坛的高光时刻,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鹅妈妈组曲》是拉威尔创作的管弦乐代表作之一。拉威尔是一个十分喜爱儿童的作曲家,他对自己的童年时代非常怀念。在创作《鹅妈妈组曲》时拉威尔曾说过:“在这些乐曲中,我的目的是要唤起童年时代的诗意,因而我的作曲手法必须单纯化,从乐谱上把那些表面的东西删去。”
    1952年,在英国伦敦威格莫尔音乐厅(Wigmore Hall)上演的一场音乐会中,誉满欧洲的青年吉他演奏家朱利安·布里姆(Julian Bream)用一把鲁特琴演奏了该场演出的部分曲目,这一举动,使得鲁特琴这个古老且遥远、耳熟却罕见的乐器气宇轩昂地出现在乐迷面前……
    到最后,只有诗歌会留下来。但在本世纪,古老规律还存在吗?鲍勃·迪伦的第39张录音室专辑《Rough and Rowdy Ways》像个鬼魂在唱歌。唱歌的人今年79岁,他的歌没有那么古老,只比他的年龄长一点点……
    弦乐四重奏是四个弦乐家的合奏——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一把大提琴。弦乐四重奏是古典音乐中最典型的室内乐合奏形式之一,从18世纪后期开始,大多数的主要经典作曲家都创作了弦乐四重奏作品。弦乐四重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巴洛克时代的重奏奏鸣曲……
  • 1
  • 2
  • 3
  • 4
  • 5
  • 6
  • 7
  • ...
  •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