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15
  • 評論 - 評論行業、評論音樂
    李谷一《鄉戀》的氣聲唱法為中國大陸通俗唱法帶來新面貌,更多的是思想觀念上的解放和啟發。又或者可以說,《鄉戀》能幸運存活,并能產生巨大影響,皆因為它匯入了改革開放的大潮。
    筆者聽說德國人觀看的第一部歌劇,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韋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現場觀賞由柏林菩提樹下國家歌劇院擔綱演出的《自由射手》,發覺傳言非虛,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該場演出貫徹當代劇場簡約風尚,舞臺布景自始至終以一個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叢林……
    戴荃就是既堅守根源,同樣不停止創造的音樂人。比如在這次的新專輯《不完荃》里,他并沒有刻意的放棄自我,一味地想要證明自己不只是一個會寫《悟空》的音樂人,他同樣繼承了《悟空》的音樂體系,寫下了另一首雋永的國風作品《嫦娥》……
    絮絮叨叨的、讓人又愛又恨的美國導演伍迪·艾倫在自編、自導及自演的電影《曼哈頓》開篇處的旁白中說:“每每見到紐約街景,我的耳邊總會響起格什溫的音樂。”的確,在古典音樂的世界中,恐怕再沒有什么旋律能比美國作曲家格什溫的那些糅合古典與爵士風味的作品……
    20世紀70年代末,臺灣歌星鄧麗君出版了新專輯《甜蜜蜜》,其主打歌曲《甜蜜蜜》立即產生了轟動效應。在1979年香港“金唱片頒獎禮”上,《甜蜜蜜》唱片專輯榮獲“白金唱片獎”。這首《甜蜜蜜》和鄧麗君演唱的其他歌曲,很快偷偷地被引進了大陸……
    一支標準的交響樂團。除了樂器種類,各種顏色的發型、膚色,座位安排,還有什么是交響樂團的“標配”?可能你已經太習以為常了,以至于根本不會在意它。我來給你指出來吧——交響樂團的著裝,全都是一水兒的黑色禮服……
    如同當年聽到《野子》后,給人一種意想不到近似,蘇運瑩這次的新作《在這里請你隨意》,同樣又打破了這種宿命規律。雖然已經闖蕩歌壇多年,雖然得到很多贊譽和獎項,但蘇運瑩卻依然能夠保留《野子》那樣山野的隨意與隨性,依然沒有受到工業體系的干擾……
    上世紀80年代末期,在電視機前觀看古典音樂會,對國人來說還是全新體驗,尤其是觀看已有近半個世紀的年度音樂盛會——維也納新年音樂會。1986年,中央電視臺獲得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電視播出權,并在1987年春天錄播了由指揮大師卡拉揚執棒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Ser》是我錄得最舒服的一張專輯。”專輯完成后,烏仁娜用了很多“感激、美好、幸運、興奮……”來形容。你必須打開CD機,才能知道這不是夢幻的泡泡,而是最最真實的“人類高級的音樂的愛”……
    但凡提及鋼琴大師格倫·古爾德(Glenn Gould,1932-1982),我們總會不由自主地與“怪杰”兩字聯系在一起。但倘若我們稍加留意,就不難發現在二十世紀涌現出的鋼琴家中,被冠以“怪杰”頭銜的其實不在少數,其中當屬格倫·古爾德“怪”得奇特、“怪”得極端、“怪”得本真……
    二十世紀現代作曲家中,如德彪西、拉威爾、斯特拉文斯基、勛伯格等都喜歡用無歌詞的獨唱或合唱,融合在其器樂作品中,取得奇特動人的良好效果。不過,我最喜歡的則是前蘇聯作曲家格里埃爾(1875—1956)的《F小調為花腔女高音及樂隊而作的協奏曲》,簡稱《聲樂協奏曲》……
    《白馬村游記》是《澤雅集》(2016年1月首演)的姊妹篇。金承志把傳統文人在廟堂與田園之間的掙扎投射到虛構的泉州人顧遠山身上。民國十三年,離家十三載卻沒能大展宏圖的顧遠山決定回家種田。途中他路過浙西白馬村,在那里大夢一場……
    流行歌曲的唱法問題,一直以來都是流行文化中的核心議題。有論者認為流行音樂中并不存在一種嚴格意義上的“流行唱法”或者說“通俗唱法”,說:“流行音樂的演唱是開放的聲樂觀念,它是特定音樂風格整體的組成部分,它是個體情感的表達……
    這套專輯的歷史意義和藝術價值無論怎樣強調都不算過分:那是劫后余生的柏林音樂之聲,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戰后德國決心要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的艱辛努力;也是一位未來的指揮大師初試啼聲,向當時以至后世的古典樂迷呈獻一份厚禮……
    出現在《愛在黎明破曉時》的曲目,是被譽為“黑珍珠”的第二十五首變奏。其余不少變奏曲目的功用在于呈示鍵盤演奏者的技巧,而作者寫下第二十五首的旋律,顯然更希望其關注內里的情緒而不只是高超技巧的展示……
    音樂家似一般不善言辭——他們動手不動口。演奏家、指揮家的職業都只是“動手”,聲樂家當然是“動口”的——但那是為了歌唱,而不是說話。確實,要發現一位很有 “口才”(指口頭語言表達的出色天賦)的實踐型音樂家,真還不太容易。然而,世界樂壇上確有這樣一位傳奇般的偉大“口才”……
    這是我看過的第十幾個版本的春之祭了,之前有皮娜鮑什版,有裸舞版,有男天鵝版、有馬戲版還有最早的尼金斯基版等等等等,為什么大家都對《春之祭》如此著迷?它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故事?這樣一首先鋒的實驗性音樂為什么會成為20世紀古典音樂的代表作?
    兩年后的回歸,更為率真與感性的歌聲。林育群在《如果重來》里,做了最適合他的一些調整,不是為了迎合時代,而是讓歌曲變得更為感人。人生沒有如果,也不可能重來,但在這個流量和顏值已經影響到音樂屬性的時代,對于小胖這樣的歌手,重來是值得我們歡迎的!​​​​
    無論是獨奏家還是頂級管弦樂團演奏家,我認為不存在誰比誰更好的命題,只有更好的努力方向。許多管弦樂團的演奏家也經常轉換角色參加獨奏并錄制個人專輯,所以這也不是兩套相互排斥的技能,只是專業化方向有點不同……
    在金庸小說改編的影視劇中,一些優質配樂給人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它們或許不那么華麗,然而它們好聽、耐聽,用音符輕叩著觀眾的心扉,以至于只要聽到一段配樂,就能聯想起一段情節,甚至能懷想起一段往事……
  • 1
  • 2
  • 3
  • 4
  • 5
  • 6
  • ...
  • 115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