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09
  • 介绍 - 介绍音乐与器材
    李谷一《乡恋》的气声唱法为中国大陆通俗唱法带来新面貌,更多的是思想观念上的解放和启发。又或者可以说,《乡恋》能幸运存活,并能产生巨大影响,皆因为它汇入了改革开放的大潮。
    笔者听说德国人观看的第一部歌剧,往往不是莫扎特的《魔笛》,便是韦伯的《自由射手》。最近曾现场观赏由柏林菩提树下国家歌剧院担纲演出的《自由射手》,发觉传言非虚,男女老少都沉醉其中。该场演出贯彻当代剧场简约风尚,舞台布景自始至终以一个黑漆的洞穴象征荒野丛林……
    戴荃就是既坚守根源,同样不停止创造的音乐人。比如在这次的新专辑《不完荃》里,他并没有刻意的放弃自我,一味地想要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会写《悟空》的音乐人,他同样继承了《悟空》的音乐体系,写下了另一首隽永的国风作品《嫦娥》……
    絮絮叨叨的、让人又爱又恨的美国导演伍迪·艾伦在自编、自导及自演的电影《曼哈顿》开篇处的旁白中说:“每每见到纽约街景,我的耳边总会响起格什温的音乐。”的确,在古典音乐的世界中,恐怕再没有什么旋律能比美国作曲家格什温的那些糅合古典与爵士风味的作品……
    20世纪70年代末,台湾歌星邓丽君出版了新专辑《甜蜜蜜》,其主打歌曲《甜蜜蜜》立即产生了轰动效应。在1979年香港“金唱片颁奖礼”上,《甜蜜蜜》唱片专辑荣获“白金唱片奖”。这首《甜蜜蜜》和邓丽君演唱的其他歌曲,很快偷偷地被引进了大陆……
    一支标准的交响乐团。除了乐器种类,各种颜色的发型、肤色,座位安排,还有什么是交响乐团的“标配”?可能你已经太习以为常了,以至于根本不会在意它。我来给你指出来吧——交响乐团的着装,全都是一水儿的黑色礼服……
    如同当年听到《野子》后,给人一种意想不到近似,苏运莹这次的新作《在这里请你随意》,同样又打破了这种宿命规律。虽然已经闯荡歌坛多年,虽然得到很多赞誉和奖项,但苏运莹却依然能够保留《野子》那样山野的随意与随性,依然没有受到工业体系的干扰……
    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电视机前观看古典音乐会,对国人来说还是全新体验,尤其是观看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年度音乐盛会——维也纳新年音乐会。1986年,中央电视台获得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电视播出权,并在1987年春天录播了由指挥大师卡拉扬执棒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三大男高音的组合是如何诞生的,多年来一直是乐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帕瓦罗蒂和多明戈平时互不买账,长年不和,要将这两位撮合在一起开演唱会,几乎是天方夜谭,指挥这场演唱会的祖宾·梅塔当初也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Ser》是我录得最舒服的一张专辑。”专辑完成后,乌仁娜用了很多“感激、美好、幸运、兴奋……”来形容。你必须打开CD机,才能知道这不是梦幻的泡泡,而是最最真实的“人类高级的音乐的爱”……
    但凡提及钢琴大师格伦·古尔德(Glenn Gould,1932-1982),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与“怪杰”两字联系在一起。但倘若我们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在二十世纪涌现出的钢琴家中,被冠以“怪杰”头衔的其实不在少数,其中当属格伦·古尔德“怪”得奇特、“怪”得极端、“怪”得本真……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能文能武才是真英雄。岳飞不仅能率领岳家军抗金御敌,还能写出《满江红》——“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样的豪言壮语;侠客聂政既能弹得一手好琴,又能“士为知己者死”,前去刺杀一国之相……
    二十世纪现代作曲家中,如德彪西、拉威尔、斯特拉文斯基、勋伯格等都喜欢用无歌词的独唱或合唱,融合在其器乐作品中,取得奇特动人的良好效果。不过,我最喜欢的则是前苏联作曲家格里埃尔(1875—1956)的《F小调为花腔女高音及乐队而作的协奏曲》,简称《声乐协奏曲》……
    《白马村游记》是《泽雅集》(2016年1月首演)的姊妹篇。金承志把传统文人在庙堂与田园之间的挣扎投射到虚构的泉州人顾远山身上。民国十三年,离家十三载却没能大展宏图的顾远山决定回家种田。途中他路过浙西白马村,在那里大梦一场……
    流行歌曲的唱法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流行文化中的核心议题。有论者认为流行音乐中并不存在一种严格意义上的“流行唱法”或者说“通俗唱法”,说:“流行音乐的演唱是开放的声乐观念,它是特定音乐风格整体的组成部分,它是个体情感的表达……
    音乐爱好者普遍有这个问题,在音乐会上,为什么交响乐团的乐手面前都放着谱架,边看谱边演奏,他们为什么不能像独奏家或者大多数指挥家那样背谱演奏呢?这是个好问题,但疑问的出发点可能有点偏差,是不是认为背谱演奏能集中注意力于演奏动作,视觉上也会更完美?
    这套专辑的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无论怎样强调都不算过分:那是劫后余生的柏林音乐之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战后德国决心要从废墟中重新站起来的艰辛努力;也是一位未来的指挥大师初试啼声,向当时以至后世的古典乐迷呈献一份厚礼……
    出现在《爱在黎明破晓时》的曲目,是被誉为“黑珍珠”的第二十五首变奏。其余不少变奏曲目的功用在于呈示键盘演奏者的技巧,而作者写下第二十五首的旋律,显然更希望其关注内里的情绪而不只是高超技巧的展示……
    2018年11月10日,BR KLASSIK 率先发布了2019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11月14日已经得到维也纳爱乐乐团官方网站确认),共有20首曲目入围。作品出自六位作曲家之手,除了施特劳斯家族的四位成员(老约翰、小约翰、约瑟夫、爱德华)之外,还有两张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老面孔”……
    音乐家似一般不善言辞——他们动手不动口。演奏家、指挥家的职业都只是“动手”,声乐家当然是“动口”的——但那是为了歌唱,而不是说话。确实,要发现一位很有 “口才”(指口头语言表达的出色天赋)的实践型音乐家,真还不太容易。然而,世界乐坛上确有这样一位传奇般的伟大“口才”……
  • 1
  • 2
  • 3
  • 4
  • 5
  • 6
  • ...
  • 109
  •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